夜晚网

天津诺信,自2013年成立以来快速成长的企业,宣称涵盖期货、保险代理、私募基金管理、商业保理、融资租赁、供应链服务等多个金融和类金融资质,战略投资跨越亚洲、美洲、欧洲等国内外市场。其真实情况到底如何呢?
  对此,诺信从未向投资者及对外披露过自身财务报告,只能从诺信本身一窥究竟。诺信对外宣传的神话级项目——诺信投资的北美NordAq Energy所在区域宣称发现了60亿桶原油,因诺信欠付4000万美元的股权投资款等资金,已陷入困境,至今难以翻身。
  诺信的其他项目或者关联公司,诸如中科诺识医药项目的募集投资工作,本身存在严重违规;中科诺识股东——世纪药业,原本有着老赖记录,现亦“早就停工了”;位于天津静海子牙经济园的再生铜项目,也近乎处于停工状态;多次宣称有中航系的央企股东,其实存在虚构之嫌疑;谋求借到香港上市,最终也可能难产。
  投资境况如此惨淡,诺信何以向投资者交代?
  要知道,这些项目,诺信向投资者承诺了高收益——诺信收益率有两个标准:一是按月支付,年化收益率10.2%;二是年底一次支付,年化收益率10.4%。2017年之前,诺信收益率只有一个,为13.5%。此外,诺信还给销售员工的业绩提成是2.3%。
  如此高的融资成本及管理成本,而诺信宣称的上述项目投资收益看似惨淡。这似乎说明诺信在玩一个庞大的庞氏骗局,是一个活脱脱的线下版e租宝。
  诺信为了让旁氏骗局不至于破裂,正在竭力扩大自身负债规模,也就是以债养债。用诺信市区四团队负责人梅某的话说,“只要资金链不断就可以了”。
  为此,诺信一方面采取诵读佛经等对员工洗脑,让销售员坚定销售产品,从“缘故关系”发展客户。另一方面增加对营销激励,扩大负债规模。比如,诺信7月发起“决战五台山”的营销活动,就按照客户经理销售业绩的两倍来计算提成;比如,销售金额超过100万元,可以享受0.5%的额外提成,等等。
  更为可怕的是,诺信销售的对象主要不是私募基金的合格投资人,更多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是掏取他们的养老钱。根据法律规定,对存在非法集资如果从事互联网线下资金募集,且向作为非合格投资人的投资对象募集5万元起步的小额资金,就属于非法集资行为。
  对此,诺信的管理层和员工,几乎都视国家法律法规于不顾。这可能源于诺信对业务人员的洗脑,多为老年人的员工可能缺乏法律常识,也在于诺信给出较高的销售业绩提成激励;核心在于,有利益所在。
  诺信董事局主席杨玉斌和诺信副总裁、营销部负责人W某都购买了劳斯莱斯轿车,这诺信员工都知道的事情。杨玉斌获选了2015年“世界杰出华人”(见诺信官网)。但被质疑该头衔含金量时,诺信市区四团队负责人梅某说,“当然是买来的,这个谁都知道,但是员工们都认。”
  笔者曾见到一位约60岁上下,身高165左右的大叔身着衬衫,呈洗过多次后的灰黄色,可能穿了一些年头,不难看出大叔平时的节约。但就是这位大叔,在诺信一口气就投出20万元认购再生铜项目,然后提着诺信市区一团队送的一盒鹅蛋,喜滋滋地走了。
  殊不知,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诺信一旦崩盘,投资血本无归,真不知道这位大叔还能高兴起来?销售给自己亲朋好友的员工该如何面对亲朋好友? 梦醒时分,该何其残酷!

  文章1、诺信佛经洗脑,营销通常“杀熟”
  诺信的每天晨会,员工都需要念佛经,如《绿度母心咒》、《八吉祥颂》这些。诺信奉行的就是从“缘故关系”发展客户。通常都是“杀熟”。
  诺信诺信副总裁、营销部负责人W某,曾经在新华人寿保险公司任职,据称是天津公司管理层。诺信2013年组建之时,W某带了很多天津新华保险的人。因此,诺信营销团队奉行保险公司的做法。
  与一般现代公司文化不同,因为诺信营销部负责人W某笃信密宗佛教,诺信的每天晨会,员工都需要念佛经,如《绿度母心咒》、《八吉祥颂》这些。让人感到惊异的是,诺信的老员工基本都能够脱稿背诵这些以梵文写作和发音的经文。而新员工则通过看着梵文配注的拼音来诵读。
  诵读佛经的一大功能是洗脑,洗脑之后就得坚定的非法集资。

  诺信奉行的就是从“缘故关系”发展客户。通常都是“杀熟”。
  所谓缘故关系,就是通过熟人,即你的亲戚、朋友、乡亲、同学、同事、同好(即休闲、旅游的伙伴)等人群来销售。
  尽管诺信也专门建立了一支电话营销团队来开展陌生人销售,但销售规模微不足道,连诺信销售额的1%都占不到。
  因此,诺信真正依靠的,是愿意拿自己和自己亲戚朋友的钱来买诺信产品的员工。在诺信,客户经理必须自己购买诺信产品,然后再想办法言传身教,让身边人也相信诺信产品能够高息且无风险。
  “具体投资项目什么情况,你都不要关心,你就专心去做销售。你就告诉你的客户,诺信做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一天拖欠过客户的资金。”诺信天津市区督导长齐某某顿了一顿,“既然我们都不拖欠客户的资金,那么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当然,并非所有入职人员都相信诺信的产品,但那些不愿意自掏腰包认购诺信产品的员工,无最终一能留下来。
  因此,诺信的产品销售,完全建立在员工的人际关系网上。在诺信的销售世界里,员工或是客户,这两个身份经常模糊。

  文章2、诺信招聘“毫无节操” 充斥白发员工
  诺信员工私下聊天都称,诺信招聘政策“毫无节操”。诺信市区一团队、市区二团队和市区三团队中,都充斥着白发苍苍的员工。
  在“缘故关系”思路指导下,诺信员工招聘政策几乎没有了尺度。
  一般常见的做法是,诺信销售员会努力通过广场舞、聚会、健身活动等生活场地发展客户,再努力把购买产品较多的客户转化为员工,以此类推。
  诺信员工私下聊天都称,诺信招聘政策“毫无节操”。这在于,诺信员工入职的标准非常简单,只要你能卖出产品,就能成为诺信员工。用诺信的话说,“有客户愿意存钱进来。”
  在新员工培训里,就有员工现身说法。这位男性员工,55岁,原先是社区广场舞骨干,购买诺信产品,拿了两年利息后,他成了诺信的员工,并竭尽全力拉家人朋友购买诺信产品,因此成了培训会上的榜样。
  在诺信位于天津市河西区围堤道天信大厦25层的市区一团队、市区二团队和市区三团队中,都充斥着白发苍苍的员工。
  诺信一旦崩盘,投资血本无归,真不知他们该如何面对亲朋好友?还能快乐地跳广场舞吗?

  文章3、诺信高激励非法集资 犹如钓鱼的鱼饵
  相比正规的财富管理公司,诺信20万元这个考核水平,就代表非法集资。诺信员工表示,诺信董事局主席杨玉斌总能兑现承诺。这种兑现,犹如钓鱼的鱼饵。毕竟销售模式建立在缘故关系上,诺信产品销售中,有大量员工自购,或者是员工亲朋认购。
  诺信的考核标准叫“对准职级率”,也就是每个员工每月必须完成一定的销售任务,才能拿到底薪和奖励。在诺信,员工每月最低销售完成额为20万元。
  相比正规的财富管理公司,诺信20万元这个考核水平,就代表非法集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要求,合格投资人最低投资金额为100万元。
  诚然,诺信各级销售管理人员都表示,对于投资额在100万元以上的私募基金合格投资人销售,是诺信的长期发展方向。但迄今,诺信销售的主要对象并不是合格投资人,更多是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是这些人的血汗钱。
  “诺信的基金销售能力不行,100万以上的客户太少。诺信主要还是靠老年人5万10万地买产品。”在午餐时间,诺信市区一团队员工吃着盒饭,细数诺信的客户说,“客户经理卖出基金产品,群里和晨会上都还要发喜报。”
  根据当前法规,如果从事互联网线下资金募集,且向作为非合格投资人的投资对象募集5万元起步的小额资金,就是典型的非法集资行为。
  当然,诺信法务人员也在力求合规,他们在募集投资再生铜项目的法律合同中采用《定向委托投资协议》,从法律意义上讲,诺信只是受客户委托来投资,,但这怎么能改变非法集资的本质呢?
  对此,诺信的管理层和员工,几乎都视国家法律法规于不顾。这可能源于诺信对业务人员的洗脑,多为老年人的员工可能缺乏法律常识,也在于诺信给出较高的销售业绩提成激励。诺信给销售员工的业绩提成是2.3%。诺信团队负责人和培训老师都喜欢鼓励新员工,“在诺信工作,年薪百万不是梦。”
  今年7月,诺信为应对销售业绩增长乏力的境况,上调了员工基本工资,底薪从2800元提高至3500元,同时还增加了额外激励。比如,诺信7月发起“决战五台山”的营销活动,就按照客户经理销售业绩的两倍来计算提成;比如,销售金额超过100万元,可以享受0.5%的额外提成,等等。
  诺信员工表示,诺信董事局主席杨玉斌总能兑现承诺,带他们去非洲好望角之类的地方旅游。“杨总说话最算数了,说业绩达标带我们去五台山求香或者给予物质奖励,都一一兑现了。”
  这种兑现,犹如钓鱼的鱼饵。毕竟销售模式建立在缘故关系上,诺信产品销售中,有大量员工自购,或者是员工亲朋认购。
  殊不知,得到奖励的这些业绩优秀员工,其悲剧色彩更加浓厚。

  文章4、诺信高收益诱惑养老钱 非法集资魔爪正伸向全国
  诺信较为奇葩,客户基本是天津本地的老年人。诺信何以吸引客户,就是通过许诺高收益率。诺信也在尝试开设新的办公室,非法集资的魔爪正在伸向全国。如果执法部门坐视不理,那么诺信走到被迫崩盘时刻,其危害可能超过之前的易租宝。
  优秀的公司往往专注于成长性客户,恪守与客户共同成长的理念。诺信却较为奇葩,客户基本是天津本地的老年人。
  诺信何以吸引客户,就是通过许诺高收益率,来掏取老人的养老钱。目前,诺信收益率有两个标准:一是按月支付,年化收益率10.2%;二是年底一次支付,年化收益率10.4%。2017年之前,诺信收益率只有一个,为13.5%。
  诺信收益率相较商业银行0.35%的活期存款利率和1.5%的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高出不少,自然有不小的诱惑力,吸引越来越多的老年人。
  这也使得诺信资产规模从2013年成立时不到2亿元人民币,持续扩张:2014年8亿元、2015年15亿元、2016年25亿元,2017年。。。
  诺信资产规模高速扩张,才得以覆盖对高利率的资金成本,使得资金链资金没有断裂,使得骗局延续。当然,诺信也必须融到更多资金,才能维持骗局。
  诺信扩张规模的思路有两个:一是提高单笔业务收入,用诺信的话说,是提高“件均”规模;二是努力招聘,用诺信的话说,是“增员”。
  件均提高是很困难的。尽管2017年7月至8月,诺信市区直辖负责人张某某每天晨会都强调“件均”规模要提高,但收效甚微。
  为了增员,诺信也在尝试开设新的办公室,非法募资魔爪正在伸向全国,先是河北各城市,后是北京,沈阳、呼和浩特、大连和兰州等地,都设立了分支机构。
  如附图显示,所幸的是,由于缘故关系尚不成熟,诺信的非法集资来源还主要来自天津,天津以外都还无法获得大量资金。
  其他地方,除河北外,诺信的扩张几乎都不成功。对于河北的成功,诺信营销管理层都会说起,“河北一个员工,连字都不认识,但是特别能拉关系,人际关系特别好,业绩也特别好。”
  对北京这个大市场。“我们也很想进北京,但是北京的团队做得不好。”诺信天津市区四团队负责人梅某说,“可能是北京的客户不相信我们的产品。”
  根据网络披露,前段时间作为公安部大案的善心汇非法获利总额为22亿元。从金额看,善心汇可能不及诺信。如果执法部门坐视不理,那么诺信走到被迫崩盘时刻,其危害可能超过之前的易租宝。

  文章5、北美石油项目惹官司 公司陷困境难翻身
  诺信投资的NordAq Energy究竟为诺信带来了什么?Nordaq Energy前任首席执行官 Paul Devine2017年9月1日,向阿拉斯加地方法院提交了对诺信的诉状。(诺信欠付的)资金缺口让公司陷入了困境,至今难以翻身。

  诺信对外讲的最大故事,莫过于公司在美国阿拉斯加州发现60亿桶原油了。
  “杨总(杨玉斌)在阿拉斯加找到了60亿桶原油。”初次见面,诺信天津市区督导长齐某某就谈到了这个项目。
  诺信公司网站宣称,已成功对北美的NordAq(诺达克)能源公司进行战略投资。2016年10月,该公司所在区块勘探出60亿桶原油储量,为轻质原油,可采率40%以上,24亿桶可采原油储量占2016年全球勘探到的70多亿桶中的三分之一;同时,诺信拥有的另外5块优质地块正在计划勘测中。
  那么北美NordAq Energy究竟为诺信带来了什么?
  这家NordAq Energy已让诺信卷入了官司,Nordaq Energy前任首席执行官 Paul Devine2017年9月1日,向阿拉斯加地方法院提交了对诺信的诉状,起诉NordAq Energy新实际控制股东——天津诺信,以及诺信派驻NordAq Energy董事会代表Doris Cheng。
  根据《ALASKA DISPATCH NEWS》报道,Paul Devine宣称,他被夺走了公司的控制权;Paul Devine表示,在2014年末,诺信承诺支付6000万美元股权投资款,但实际仅支付2000万美元,资金缺口让公司陷入了困境,至今难以翻身。
  根据《Peninsula Clarion》报道,7月20日,Nordaq Energy被阿拉斯加石油天然气保护委员会罚款10万美元,理由为“没有堵塞勘探的油井”。
  诺信控股的NordAq Energy则指责,Paul Devine在任职CEO期间,挥霍了公司数百万美元公款,用于购买住宅,带朋友四处旅行以及在英国玩乐。
  但所有者一切,诺信的普通投资者可能至今还不知道,诺信的普通员工可能也不知道。

  文章6、中科诺识募资违规 老赖成股东
  尽管诺信通过中永诺信华富为中科诺识募资2亿元,但却没有按照合同约定,让契约型基金管理人——中永诺信华富成为中科诺识的股东,却让另一家公司天津世纪药业有限公司成了股东。显然,其募集投资工作,严重违反基金业协会相关规定。

  除北美原油项目外,诺信对外宣称的第二大项目就数中科诺识项目——天津市中科诺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诺信2016年发起的该项目公司,并给中国科学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10%的股权,以编造出一个可以生产天价产品的故事。在诺信员工口中,该项目公司将生产“一公斤价格达到3亿元”的麦角硫因。
  中科诺识项目公司为诺信2016年通过旗下私募基金管理人持牌公司——中永诺信华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永诺信华富”)名义募集投资,在2016年备案且完成发行的《中永诺信华富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中科诺识医药基金1私募基金合同》中,“第十一张章第三条”中约定,“本基金通过认购深圳市中永诺信基金(合伙企业)基金份额,投资于中科诺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总投资2亿元占20%股权”。
  鉴于该募集工作2016年已经完成,但至今未见中科诺识股权发生变更,也不曾见到中永诺信华富成为中科诺识股东。
  也就是说,尽管诺信通过中永诺信华富为中科诺识募资2亿元,但却没有按照合同约定,让契约型基金管理人——中永诺信华富成为中科诺识的股东,却让另一家公司天津世纪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药业”)成了股东。显然,其募集投资工作,严重违反基金业协会相关规定。
  世纪药业为诺信实际控制的公司。资料显示,世纪药业有着“失信”被执行人记录。按照诺信市区四团队负责人梅某的说法,世纪药业或其股东曾向诺信借款,但因最终无力偿债,被迫将公司股权转让给诺信,由自然人代持。
  不知身为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能否接受自己与老赖同为公司股东的现实。对此,诺信员工显得非常麻木,市区四团队员工说,“知道那么多干嘛,知道多了就不敢卖(诺信产品)了。”
  而如今,世纪药业境况如何呢?在其办公场所十分冷清,且遍地狼藉,仅剩下门卫值守。现场留守人员说,“早就停工了”。
  那么,中科诺识现况已如何呢?笔者走访看到,中科诺识办公室还在装修,什么时候能启动生产,还不得而知。
  问题来了,该项目在募集投资9个月后依然无法形成产能,那么利息支付的资金从何而来呢?投资者也许觉得,诺信能否还本付息就可以,但他们是否想过,诺信其他项目也都一塌糊涂,难道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诺信无力“拼缝”之时,那就是无数家庭,无数老年人的噩梦。

  文章7、助力首都新机场建设 诺信可谓大言不惭
  在王某出具的合同中,并没有任何只言片语提到大兴国际机场业务,也没有提及诺信承担相关事项,也不是框架性协议。诺信的宣传文件称,“诺信高空作业平台助力北京大兴机场建设”。可谓大言不惭。

  当然,诺信也曾遇到过比较了解投资的客户。
  诺信宣称,为首都大兴机场提供高空作业平台,并以此募集了2亿元。在募集过程中,诺信天津市区四团队销售员王某就曾遇到过,有客户质疑过大兴国际机场施工项目,能否承受如此高的融资成本。
  被问到是否可以查看该项目的底层合同时,王某拿出了一份只有两页纸的合同并没有任何只言片语提到大兴国际机场业务,也没有提及诺信承担相关事项,也不是框架性协议。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像北京机场这样的大项目,承建合同必定对参与各方的权利义务约束清晰准确。
  但诺信的宣传文件却称,“诺信高空作业平台助力北京大兴机场建设”。可谓大言不惭。
  当然,诺信中层管理者,对诺信投资的所谓项目的真实性,能否产生承诺客户的收益率,或多或少也是有认识的。之所以他们在这里工作,并孜孜不倦地督促团队拉客户融资,都是因为他们从中获利了。梅某说,“只要资金链不断就可以了”。
  如果资金链断了呢?一位市区一团队员工说,“大家都觉得诺信有问题,但是有问题不至于这么快出事。熬个一年半载的没问题,不仅可以拿工资,还能收点利息。”
  这岂不是火中取栗?

  `
  文章8、再生铜如何盈利 不靠经营靠资本运作?

  诺信给再生铜项目投资者的年化收益率为10.4%,这还不算销售员提成等费用,成本如此之高,项目如何盈利?要知道,中国废铜市场的大玩家江西铜业,2016年年报显示的净利润率也不过0.46%。

  诺信的再生铜项目,也依然是自融。
  诺信一再表示,再生铜的项目公司是天津大通和昌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通和昌”),注册在天津静海子牙循环产业园。
  这家公司,在培训的时候,诺信就告诉客户经理,“大通和昌的大股东刘旭是公司员工,是杨总(杨玉斌)的代言人。”
  刘旭有天津大通和昌金属制品公司70%的股权,而其他的30%则在自然人马建忠手中。而马建忠,不仅是大通和昌的法定代表人,还是天津诺信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
  那么,诺信为何仅发售大通和昌的再生铜项目,这个项目真能容忍如此高的资金成本吗?再生铜项目给投资者的年化收益率为10.4%,这还不算销售员提成等费用,成本如此之高,项目如何盈利?
  要知道,中国废铜市场的大玩家江西铜业,2016年年报显示的净利润率也不过0.46%。
  “诺信玩的是资本运作,本身并不靠经营赚钱。”新同事考察天津静海子牙经济园的大通和昌公司,看到公司近乎停工状态,王某却毫无担心之色,“再生铜业务不赚钱不要紧,杨总(杨玉斌)在资本市场上稍微一动作,钱就赚回来了。”
  2017年6月前后,作为诺信头号销售主力的市区二团队,就曾质疑自己公司的产品质量,由此引发近一个月的销售业绩严重下滑。因此,市区直辖负责人张慧琳召集市区二团队骨干开会,向该团队业务骨干说明诺信的资产质量如何了得,才勉强维持住了局面。
  对于以欺诈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无法用经营性现金流来弥补公司资金缺口,唯一能依赖的只有资金募集。

  文章9、诺信虚构央企股东 自欺欺人为那般?
  诺信在自我宣传中称,拟上市平台深圳市诺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东之股东为中航集团下属企业,事实上,是诺信在香港以自然人名义成立的公司,登记的股本仅为100港元。

  最有意思的是,诺信虚构央企投资自己的事情。
  诺信培训部老师王某某在培训时,绘声绘色地问学员,“为什么诺信的项目没有风险?”然后自问自答,“因为诺信合作的都是央企,国企和上市公司”。
  诺信在自我宣传中称,拟上市平台深圳市诺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东北京中航长力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为央企投资企业,即北京中航长力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中航国际清洁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为中航集团下属企业,并在营销员工办公区域、与投资者见面签约区用红色立板宣称该事项。
  事实上,所谓中航集团下属的“中航国际清洁能源有限公司”,是诺信在香港以自然人名义成立的公司,登记的股本仅为100港元。在香港注册处查询就能看到,该公司股东为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公司,名字是GreenlinkInvestment Limited。
  更有意思的是,2017年9月,诺信又虚构了一起“央企投资”。在诺信员工中宣城,“中航系又入股了!”此次虚构的是中航创城(北京)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参股诺信商务咨询有限公司30%的股份。
  但通过工商登记查询就会发现,所谓“中航系”公司中航创城实为北京中航长力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100%全资子公司。
  必须指出的是,诺信还为中航创城设置了一个全资子公司中航创城莅德(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想必,这个成员应该是下部戏的主角。
  此外,诺信还号称与天津大型国有企业天津物产有密切的业务往来。但被问及究竟有何合作关系,无论是培训老师还是销售顾问总会回答,“这是董事长杨玉斌的事情,你就只管销售好了。”
  文章10、诺信香港上市,最后的反扑
  2017年4月28日,香港交易所上市复核委员会正式告知上市公司,重组诺信实际控制的大通和昌不符合重组要求,“决定维持上市规则第17项应用指引,(将上市公司)列入除牌第三阶段”,同时“如果上市公司无法在2017年10月27日提交有效的方案,”,则上市公司将被除牌(也就是退市)。此时诺信希望注入资产的上市公司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几乎无力回天了。
  在新闻报道中,杨玉斌旗下的深圳市诺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2016年9月19日与香港某上市公司签署了关于并购重组的《排他性协议》。根据《排他性协议》,“深圳市诺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向香港某上市公司支付400万港元,继而被香港上市公司授予自排他性协议日期起6个月之排他性期间与上市公司商议及订定之重组建议之条款。此外,深圳市诺信金融控股已同意,在若干限制及条件之规范下,负责重组建议之费用。”根据当年9月30日披露的文件,上市公司申请重组的资产是“一项于中国从事金属及电线废料回收、循环再用及加工的目标资产”。该资产就是诺信募集资金规模最大,散户投资人数量最多的天津大通和昌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该公司上市有两个与生俱来的障碍。首先,由于资金全部来自向天津民众小额募集,诺信为了遮掩非法募集资金的证据,必须动用一系列关联公司来倒账。其次,废铜加工处理的利润非常微薄,必须依赖关联交易来做大利润。但香港交易所对于关联交易的监管非常严格。
  为何诺信一定要想尽办法上市呢?“杨总(杨玉斌)必须兑现他对员工的承诺,因为这家公司都是建立在员工,尤其是销售员工对杨玉斌的信任上,一旦杨总食言,后果是非常可怕的。”诺信天津四团队负责人梅某这样表示。
  梅某也坚信诺信会上市,“A股我们肯定没希望,就去香港呗。香港IPO不行,就借壳呗。”但是,并非垃圾也能够借壳上市的。投资者但凡去大通和昌金属制品公司就能看到,公司已经完全停工。
  2017年4月28日,香港交易所上市复核委员会正式告知上市公司,重组诺信实际控制的大通和昌不符合重组要求,“决定维持上市规则第17项应用指引,(将上市公司)列入除牌第三阶段”,同时“如果上市公司无法在2017年10月27日提交有效的方案,”,则上市公司将被除牌(也就是退市)。
  按照香港交易所相关规则,除牌只有三个阶段,此时诺信希望注入资产的上市公司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几乎无力回天了。
  2015年,曾经非法集资的泛亚国际实际控制人单九良也曾经利用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募集的巨额资金,收购了香港上市公司意马国际(香港交易所代码:00585)作为集团的上市公司,但是单九良最终2016年6月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可见,上市公司,也不是非法分子的免死金牌。
  非法集资,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标签
楼主很赖哦,发帖时 忘了添加主题标签啦!
sjdjt     发表于 6 天前

回复   2楼

好人一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