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网

我王贵云是五里营村民,我与丈夫董高在都是残疾人为了自力更生、改善生活于1994年经由五里营村委会研究决定同意我在五里营货栈西院内建房,办私营企业,由前任村领导划地,宽10米、长36米、共计360平米,我建成西房10间、南房3间共计310平米,用于营业室,车间、库房。2012年五里营村实施城中村改造,我的房屋也在拆迁范围内,地上房屋属于我个人合法私有财产,当时的村长张海计找到我和我达成口头协议“同地同价、先拆迁后补偿”因为在这次城中村改造中村长以这种方式保多家,我当时也没多想就同意了。我的房屋拆除后补偿款至今为给付,几年来我拖着病痛的身体找过无数次领导都没结果,刚开始还说等一等给解决,现在村委会却不认可了,正是欲哭无泪,怎么办?我的路在何方?
  拆除房屋时是在玉泉区政府主持下拆除的可玉泉区政府到现在不管不问,朗朗乾坤天下有这样不讲里的事吗?五里营货栈内的房屋是按商业用房评估的土地属于集体,地上附属物(房屋)属于个人去政府应将土地补偿款给付集体,地上附属物(房屋)补偿款给付我,可是,区政府尽全部给了村委会让村委会给付我。这样原本就违规操作了。为什么这样做呢?其中必有原故吧?心中无鬼何必做暗事。
  我们夫妻二人都是残疾人,弱势群体,多年来我们忍受千幸万苦、省吃俭用、舌尖上节省、手头上使劲,没用国家照顾,没给政府添过麻烦,你们欺负我们这样的人你们的良心能过去吗?人在做天在看,你们认为你们的手打可以捂住天吗?其实你们只是捂住了自己的眼。我们用一生的辛劳换来的房子你们尽然硬生生的抢了,在法治社会中,我的合法权益为什么得不到保护,法律、法规从我身边无声无息的擦肩而过,苍天啊!我该怎么办?谁能为我做主?同样的阳光为什么出现不同的光亮,这究竟是为什么?席三令五申的强抓反腐为什么到了这里就变了?我去过去政府信访、区检察院、昭君路办事处信访,去过的次数我一数不清了,不是推诿就是拖延。我一个平头百姓孤立无助、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你们口口声声的说你们是人民的公仆,是为人民办事的,是吗???旧时的官吏也不过如此吧?你们已经把我逼上了绝路,你们那是苍蝇啊,你们是吸血鬼、是屠夫。
  舍得一身剐,请问张海计你当时拆房是怎么说的?为什么只有我的房屋不补偿?我得不到解决于心不甘,反正是个死,气死不如斗死,捍卫权益,我死而无憾,我就不相信共产党的天下正义得不到伸,任由你们摆布。我留有一口气就要斗争到底!
  在此借助网络平台,望请好心人关注、转载,望请各级领导过问、调查。我们全家人都会感谢您们的帮助,谢谢
标签
楼主很赖哦,发帖时 忘了添加主题标签啦!
shbz     发表于 2017-11-13 07:57:03

回复   2楼

说的不错  
asgvd     发表于 6 天前

回复   3楼

我在努力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