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移民

albtkl2006    2019-7-31 09:44
我是一个典型的上海人,以前从来没想过要移民。

  我在英国读书时,一年飞回国好几次,毕业第二天就飞回了上海,连尝试在本地找工作都没有。

  后来在美国待了大半年,那时已经在考虑生孩子了,竟然没想过要把孩子生在美国。

  去了不知道多少次澳洲,送老板的孩子去读书,送朋友的孩子去读书,带着妈妈去,带着自己孩子去,觉得哪哪都好,但也没有想过要留下来。

  小平爷爷去世那天,觉得国家失去了支柱,在操场上哭出了声音来的,那么爱国的我,以前从没想过要移民。

  直到,2013年的那一天。我站在上海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手里捧着中药,看着眼前什么都没有的一片白茫茫。当天的PM2.5污染指数是420,我记录在了女儿的相册里,告诉她,为什么妈妈要带她走。

  神奇的是,我们的空气指数APP逐渐全都长了脑子,上海的污染指数再也不会超过200,最差是199。你们懂的。

  那年,我正经历着人生最痛苦的一次感冒和咳嗽,连续的发烧,剧烈的咳嗽,说不出话。去了几乎所有的医院,做了几乎所有的检查,X光,CT,呼吸测试。吃了几乎所有的药,抗生素、抗过敏、扩张支气管、雾化、针灸、拔火罐、烧艾、中药。

  用孩子的雾化机在家里做雾化,每次雾化以后全身都在发抖,控制不住身体,只能平躺下来。问医生朋友(看病看到和医生成了朋友),他说,哈,这种药物用来扩张支气管,其实原理就是给猪打的瘦肉精,感觉酸爽吗?

  期间去英国出差,在飞机上咳得更厉害,却无法判断是否再一次细菌感染。连续的开会安排,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拜托上海的同事,去医院帮我开了一盒抗生素,把药片夹在书本里,再DHL到伦敦。我是如此的狼狈,也是如此的坚定的想,嗯,我适应不了,那就离开吧。

  可能机缘巧合就在冥冥之中。也是那次在伦敦的会议,和英国同事聊起工业时代伦敦的雾霾。英国同事问我,你有没有听说,其实你们地下水的污染比空气要严重的多?

  什么?!

  她给我看了一个在英国播出的纪录片,是BBC走访中国的城镇、村落、工业化小镇拍摄出来的影像。 河道中,布满垃圾、动物尸体,大量工业废水直接涌进河道。

  记录片的结尾更震撼的,是长达5分钟的文字。里面讲述了政府对企业要求整改排污,但企业采取的整改方式是:深打洞,将工业废水排入地下水源....感觉是说不出的恐惧,一想到我的宝贝女儿,一整夜没睡着。

  回国第二天,我就开始研究移民。

  从我最熟悉的澳大利亚,到新西兰,到英国,到欧洲小国,到加勒比岛国,到美国,最后到加拿大。

  凭着做律师强劲的信息挖掘本领,把所有可移民国家,可移民途径,都研究对比了一通。最终选择了加拿大曼省的投资类移民。那时候曼省的投资移民需要提交商业计划书,我先生作为主申请人。可是,还是踩了坑,之后的整整三年,付出了金钱和时间,准备了大量的文件材料(和公证处老师也熬成了闺蜜)。等待,煎熬。

  等来的是移民局的质疑。而质疑的焦点,是要求我们证明以什么样能力和资格实现我们提交的商业计划,而当时的中介没有给出任何解决方案或建议。质疑,最终变成了大写的拒绝。

  一切从头。

  在这三年,女儿也从婴儿时期,到了幼儿园阶段。每年从9月到来年4月,咳嗽几乎是不间断的。雾霾天,我们就停学在家。一周不出门,两周不出门,家里两台空气净化器两台新风机,24小时不停。

  可是,没用。孩子还是不断的咳嗽。家里有一个专门的药箱,全部都是和咳嗽、过敏有关的药物。孟鲁司特钠、仙特敏、沐舒坦、易坦静、丙卡特罗、中成药、中草药...........一瓶又一瓶,一盒又一盒。。。

  太经常跑医院,于是和给女儿看病的医生,也熬成了闺蜜(Wuli丁医生,我爱你...)。常常因为担心女儿的身体而焦虑,半夜发信息打电话给医生,我们家丁医生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好脾气,面对我有时突如其来的焦虑,总是给我打气,给我力量,叫我赶紧带娃走。

  女儿逐渐长大,教育又变成了另一个令人彷徨不安的问题。一想到小学,就头疼。

  邻居家孩子的同桌,因为下课没有去嘘嘘,上课时要求去嘘嘘,老师不同意,最后不得不尿湿在裤子上;朋友家的孩子,胆子特别小,想嘘嘘不敢举手,结果憋成膀胱炎;同事的孩子,因为性格比较活跃,常常因为没有守规矩被请家长。下课只能原地休息,每天作业做到九十点,周末各种补习班....

  这一切,都不是我想给女儿的。

  教育是什么,在我看来,是我们首先教孩子感受世界的美好,理解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然后逐渐获取生存的本领。饭是一口口吃的,人是一点点长的,知识是一点点学的。

  所以当移民的路程又一切从头时,我很着急。在重新启动新的申请通道时,我甚至默默的祈祷,其他人现在千万不要移民哦,免得配额更少了。
  还没有递交最终材料前,我已经在心里做了决定。哪怕是旅游签证,也要在女儿读小学一年级之前走。

  自那天起,我再也没有因为幼升小而焦虑。我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带着孩子走另一条路。而我确信,也许这不是一条更成功的路,但一定是一条更健康更快乐的路。

  找对了路子,一切就豁然开朗起来,我们最终选择了奥地利配额移民,之前准备的文件也没有白费。
  这期间,因为不知道每一步什么时候能批下来,也是有各种心情。一会担心政策会变化,,一会担心文件不齐全,一会担心时间来不及。

  收到PR电子信那天的情形,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我陪女儿在卧室睡觉,女儿睡着了,我正躺着发呆。忽然先生闯了进来,“D签下来了!”

  什么什么?!在哪里?给我看?

  快看邮件!

  手真的在发抖。

  然后我和先生两个人就在家里高兴的跳,跳,跳!!!

  我立即联系了奥地利的学校,说我们要提前来插班。学校很快回复,说随时都可以,只要确定一个日期就行。校长还亲自回答了我关于钢琴老师的问题,推荐了一位从纽约移居维也纳的老师。

  从收到PR,到买机票,打包行李,和同事亲属朋友们告别(暂别),我们大概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没有家具需要运过来,只是临走前运了很多书。就这样,三个人,带着九个行李,两个书包,两个小提琴,上了飞机。

  没有回头。
标签: 作者很赖哦,发帖时没有添加主题标签

举报

  • 现在加入夜晚,一起在夜空下发现生活乐趣 - 夜晚社区 欢迎你![写自已的签名]
  • 网友评论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