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网

不知大家是否记得少年张三丰中有一段对话:
  张无忌和张三丰的经典对白:“无忌,我教你的还记得多少?”“回太师傅,我只记得一大半”“那,现在呢?”“已经剩下一小半了”“那,现在呢?”“我已经把所有的全忘记了!”“好,你可以上了…”
  为什么用这样一段对话开头,因为我对过去基本快忘完了。想了好久要写一篇短文,可迟迟没有动笔,其中原因颇多,时至年底,反思我的2017,觉得有必要把它写出来告诉大家吧。
  首先说现在吧,我没有参加硕士论文答辩,申请延期毕业;没有参加秋季校园招聘,自然手里也没有offer;没有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导致现在没有之前健康的身体,靠吃药才能睡觉。现在的境遇,放给半年前的我一定会看不起现在的自己,我的天,你竟然延期了,连工作都没有,哈哈,我会对这样的人在内心嘲笑一下,水平不够,垃圾学校毕业的;可现在这些事情都发生我自己身上,我怎么办?我开始慢慢接受了。也许你也觉得我怂了,确实我承认这半年我很懦弱,可是,作为曾经天津大学研究生中的一员,我想说的是我不是真的怂,至少我敢于回到我曾经的母校,敢于面对曾经一切的不完美,敢于承认现在的一切。
  说说为什么走到了现在这一步,我估计大家看完上面的文字内心一定是远离这个废物吧。没错,正常人都是这样的,因为但凡能成为朋友至少是有能为人所用之处吧,一个连毕业证和工作都没有的人,认识他又有何用?但如果你曾经是我的朋友,同学之一,你一定会好奇其中的原因,而我也愿意讲出来以告诫后人。
  就在昨天晚上,上映14天的冯小刚新片《芳华》票房突破10亿大关,这也是冯小刚创作的首部票房突破10亿的电影。芳华背后相信大家都仁者见仁,而我也在今天看到一篇软文,说的是编剧严歌苓的故事,而这部作品其实也就是她的一生;读完作品真的不得不佩服她的强大,强大到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在这个世界苟延残喘。她人生中有一段经历我也有,而且正在经历,那就是重度抑郁到靠吃药才能睡觉。写到这里,心理有一丝窃喜,看看人家都能做到编剧,我为什么不能顺利毕业找到工作?说道抑郁症这个词,第一次提到这个词是在6月份的时候吧,当时的我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求得初恋的原谅;讲到这里,估计大家会觉得我人品渣吧,到底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还能让彼此尴尬成这样。这中间的种种我也不想辩解太多,说轻了你们不信,说重了你们以为我是陈世峰了;我大概发过两次微信,打过三次电话,几份邮件,发过十几条短信,十几次微博,终于最后全部被删除了,之后我就慢慢走进了抑郁症的泥潭,难以自拔。当然如果说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话,我自己都不信,具体细节就不多说了,总之我没有做违法的事,至于道德,我估计大部分人都会谴责我吧
  6月份第一次提到自己抑郁,还想着求得同情万一原谅我可以做朋友那,所以我选择封闭自己,不主动和周围人说话,自己吃饭,自己惩罚自己,整体回忆过去,担心未来。整日忧心忡忡,怎么都不开心。其实当时还是有一些客观上开心的事情——比如小论文录取,通过几轮面试找到一份地产前十的实习offer,而且面试的Hr还让我做了天津区域实习生的小班长。但遗憾的是这一切都没有拯救当时抑郁的我我还是一意孤行,离曾经的我越来越远。终于7月份的时候,由于受不了实习过程中农单调的实测实量,这个我本科实习就做的事情,还有面对周围优秀的小伙伴们,我自惭形秽,深知自己无法通过终面,拿到offer,当时被自己消极的情绪蒙蔽了内心,又担心自己毕不了业,加上对地产中做的事情接触的一些扯皮的人的反感,不喜欢那种恶劣的环境,和那些文化素质低的人扯皮真的不是我的强项,挣扎坚持了一个月,终于我还是退缩了。给把我招进世茂的姐姐发了个66元的红包之后,我还是说出来自己的想法,虽然当时姐姐一直劝我,可当时我已经放弃了自己;在和项目上乔姐说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自己有些哽咽,强忍泪水说自己要回去写毕业论文;可就在回学校之后我彻底崩溃了,整天都在看论文可是却没有一丝的进展,好在导师对我还比较好,让我去杭州参加一个土木工程健康监测研讨会。导师没有给我任何任务,就是说去见见人,听听会,聊聊天,散散心。可是你们想不到我当时已经陷入极度自责难受不开心的困境,哪里还有一点心情听报告。而且是我独自一个人去到陌生的城市,我更加不想说话了,虽然那是我住过最好的宾馆,吃过最好的自助餐,见过豪华的G20峰会主场馆,走过偌大的浙江大学校园,这些星星点点的回忆好似鸿毛一般,而沉重的心情就想泰山压顶一般笼罩在我的心头,我记忆中自己丝毫没有去看看杭州西湖的心思,在宾馆房间内整整待了5天,当时的我好像还在写大论文初稿,其实已经没有一点效率。后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了天津,只记得一路上我都很难受,想起了实习上平波哥带我看战狼2中的一句台词:死容易;带着责任和愧疚活着不容易。我知道自己作死的人生不配说出这句话,可当时确实这有愧疚;回到学校发现自己开始失眠了,每天凌晨两三点钟都会醒来,然后我就特别害怕,通过做俯卧撑等一切方式让自己累,然后入睡;早晨醒来去看文献,发现自己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那个时候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了,于是找到了北京的强子,去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做了一系列的体检,最后诊断结果是副交感神经过于兴奋,当时医生告诉我说谨遵医嘱,半个月就可以见效。于是给我开了1000多元的药,我当时也就相信了。然后我就又回到了学校,可后来在学校里面整天草木皆兵,见到每个人都感觉是“小影”。然后我害怕去学一和学四吃饭,害怕走曾经走过的路,害怕自己毕不了业,找不到好工作,害怕自己睡不着觉;终于半个月过去了我还是没好;于是我逃离了学校,那个让我害怕的地方;来到了北京,正好曾经有一个创业的幼稚想法,而北京强子正好在做着这个事情,于是我就申请他把我留下来帮忙,做一些高校传媒的事情,每天游走于北京各个高校之间,想办法让自己忘记过去的烦恼,可是还是不开心。因为每天吃饭是很贵的一件事情,做那件事情又没有什么收入,每天晚上依然睡不着,于是吃完一个月的药我就没有再去;想着过段时间会好的吧,每天跟着强哥东奔西走,听着强哥天天给我讲课。
  说实话,现在想想,强哥说的基本都是对的,也都是为了我好,要不是他在北京租个大房子,我自己还真没地方去;可是我并没有听得进去,因为你们永远不懂对一个抑郁症患者讲这个无异于火上浇油,强哥说的你会后悔的,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我差的还远那,人的成长重要的是加速度,一步慢,步步慢等一系列的鸡汤渐渐把我推向深渊,我始终找不到那个支撑点,找不到活着的意义。由于跟着他们溜达没有工资,我开始做兼职,去小学教育基地兼职,去作业帮兼职,甚至街上拉人注册兼职,一切可以挣钱的兼职我都想去试试,当然低于100的我还是不想去的。之后又一次特别的机会,强哥把我推荐到一家教育机构做市场专员,主要工作内容就是和各个高校的外联人员联系,由于自己是学生出身又在学校接触过学生工作,于是对这份工作可算是游刃有余,可惜工资太低,只有每个月5000的底薪,所以我就想着做家教中介吧,去淘宝印了一些小广告就开始去天通苑小区贴广告;想想都可怜可笑,两个985的研究生大晚上去贴小广告,为此我还换了一个手机号,目的其实是为了逃避过去,不想让同学导师联系到我。后来,随着工作的慢慢进行,我开始厌烦做这件事情了,理由主要是人际沟通上讨厌那个没文化的上司,他那种社会经验,想人的那种想法,总是以一种极为不信任的心理去揣测对方让我很烦,我讨厌那种没文化没素质的人的想法,很龌龊;从另一种角度来说,我自己也不爱读书,文化也不多吧;后来遇到了另外一个高中同学,和我有着同样的经历,于是我向他取经,来到了北医六院,结果碰到了那个医院人品或者说医品最差的医生,给我开了半个月的药,怀着怀疑的态度我就没有吃;然后第二天正好有几个来面试的人,于是我对这几个进行了面试,和他们的交流过程中我深深感受到德语培训这个水有多深,这个工作是多麽难做成,于是我开始怀疑自己还要不要坚持做,听那些人说道每个月挣4000元还很累,我觉得好可怜;想想自己确实是这样,我都不敢说自己是哪个学校的。之后的生活中,公司市场一个人都没有,天天使着让我去干活,甚至去学校教室黑板写字:德语讲座,周四晚上7点;诸如此类,凡此种种,看到每个坐在教室的学生那种投入的样子不由得心生羡慕和怀念,曾经我在是一名学生,考研的时候我也早起晚归奋斗了半年,一切的一切,心中难免伤感。接着在连续工作36个小时之后我心态奔溃了,独自一人回家了,没有辞职,因为已经没有力气和心思去说,那一刻我想离开地球表面,于是把手机关机回家了。
  回到家中,我觉得自己已经废了,虽然身体还活着,其实思想已经死了,就像个木头人,比植物人好一些而已。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我根本不敢和家里说什么,好像也不知道说什么,就像我从小到大一样,一个活在别人眼里懂事的孩子,一个内向的孩子,一个学习好的孩子,一个从不给别人添麻烦的 孩子;是的,我知道家里人不懂这个病,甚至这个世界上许多人都不理解,觉得好搞笑,太矫情了吧;我承认这其中确实有矫情的成分在里面,但也不能以偏概全,我也很清楚一部分是给自己贴标签,给自己逃避找借口,毕竟国际上对于这个东西也没有研究的很清楚。确诊的形式主观性太强,但我想说的是,其中两大特征是判断一个人是否患有此病的标志:一是躯体化特征;二是存在较大的心理障碍。若没有这些,请不要给自己标榜打Call。如同360行,行行出状元,在各种心理问题中,个个都可以走向极端,所以劝大家小心提前防治。大概在家里待了10多天吧,我待不下去了;一方面是内心的谴责,看看爸妈多么不容易,我还在家里歇着,一方面家里的环境也确实不够安静,总有一些邻居串门,看到我这个大学生难免会问候几句,而我实在无地自容。加之我回家希望可以缓解自己的失眠症,却没有一点好转,每天3、4点钟还是会醒来,那种感觉是奔溃的,于是我开始打算去北京。一来可以方便买药,二来可以在同学那里独立待着。还好陈同学自己做电台主播工作,租了一个房间我还算可以住得下,于是我就开始了每天的吃药看电视,做审听的工作,按时吃药成了自己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因为我太想睡好觉了,所以这次医生给我开了2000+的中西药,说每周回馈一下,半个月之内可以见效,我当时出医院门口快要疯掉,因为穷呀哈哈,还用这么多钱买药心理难受呀!还好大学的时候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视金钱如粪土,不是特别在乎这些,毕竟身体是我活在这个世界的载体,而思想是一个人区别于他人的标志,不是有句话叫做真正的死亡不是心跳停止,而是被活着的人遗忘。我的青春就在那间天通苑小区西二区9号楼1401-6号房子里又浪费了一个月,每天醒来很晚,吃完保密的早饭接着吃药,之后做做审听任务,看看视频电视剧,开始做午饭,完事之后接着看视频,晚上在做饭再看视频,打打游戏,反正就是不看手机,不与外界接触,整体只要一空下来脑子里都是一些自己不想回忆的东西挥之不去,每天想了很多,多到你们都不敢想象得多,也很奇怪;比如我怎么活成了这样,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真的其中好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可能活不了几天了,我当时把自己的手机密码、支付宝等一切密码发给了我的弟弟并告诉他没啥事,以后会用到,我觉得我可能睡着之后第二天可能醒不来了,那样也好,因为活不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我认命了,死了也就这样了吧,真的无欲无求。可是每天早晨还是会醒来,醒来就特别难受,我怎么又醒来了,我今天干啥那,还是那么迷茫,不知所措,算了,就这样活着吧,浑浑噩噩,行尸走肉,一切词语都可以用来形容我狼狈不堪的样子,可怜的遭遇和颓废的心态。失眠的身体还是没有好转,心情自然还是十分忧虑,重度抑郁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感受的,偶尔会来一次全天性头痛,偶尔会心疼一下午,偶尔会头昏目眩,我真的感觉自己要废了,曾经那个篮球场上3分手,曾经大学1000米3分半,曾经学习成绩排名专业第一,曾经的辽宁省三好学生都要伴随着我的离去而不复存在了,我放弃挣扎了,能活一天算一天吧。
  2017的最后一天,大家都洋溢着毕业的快乐,新年的祝福一起嗨皮,可我却高兴不起来。我忘不了过去的一切,我也不敢去面对这一切,这其中的原因也不止你们看到的这些。身心健康这个词语用来表述是没问题的。多么想念过去的一切,都发生在我身上;原本我是可以快乐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毕业工作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直到这件事打破了所有的平静,而我再回不到从前。朋友的名义为什么就那么重要?我为什么人品这么次,我为什么就不能像正常人那样,从小到大20多年压抑的自卑完全爆发,源自于我没有明确的人生方向和追求,我不是一个爱看书的人,我不是一个善于人际沟通的人,我不够事故,也不够成熟。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哈哈,每$L酞尩E$L酞尩撺的我,我也是服了,好吧;说实话,我没有意识到最后会走到这一步,大可能都不理解吧,就像我也不理解哪些人为什么会自杀一样。不管怎么说,还好我还活着吧,但是每次还是会想她要是原谅我多好,因为一个人,我害怕和许多人联系,甚至曾经害怕在学校待着。我的硕士10班、我的院研会文体部、我的书田班、我的骨干训练营7组,我的抗震抗爆课题组,我的天大的同学,我都曾经害怕和你们联系。真的,就像刚才一起打牌斗地主所说,让我看淡点,哈哈,我看的很淡了,半年的抑郁症真的不是一般的淡,最近还是半夜睡不着觉,记忆力理解力严重下降,都说失眠一天第二天就智商不在线,你们说一下失眠半年的我该怎么办?我都感觉自己傻了,老年痴呆,不想说话,负能量爆棚,想起了双腿残疾的史铁生,刚刚那会脾气特别暴躁,我其实不是,我从小锻炼自己的脾气,可是没有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当然人家是很厉害的作家,身残志坚,而我是什么?身残志也残!
  说实话,在这新年即将到来之际,发出这样消极负能量的文章来说有伤大雅,可是我真的有必要向党组织交代坦白我过去的2017,真的恍如隔世,终生难忘却又记不清什么了,可能是这半年吃药的缘故吧,许多事情都记不清了,不大的年纪却有着不应该有的心情。我深深体会到心情的重要性,快乐是建立在自己脑海的快乐,世界也是你脑海中的世界。长期的压抑是会得病的,而且心理的问题往往难以痊愈,都说精神的感冒,它远远不止感冒那么简单;感冒依靠自身的免疫力是可以康复的,但这个不同;一旦陷进去,有不到10%的终生患病率,有15%的自杀率,有很大比例的人终生会面临4-8次的反复,怎么样?看到这些数据,怕了吗?哈哈,真的我想说有时候自己的思想是控制不住的,这是因为大脑内部神经递质或者说神经已经发生不可逆转的病变,体内相关的激素分泌相应减少,所以会丧失原来的兴奋感和快乐。有时候你也知道自己不开心,可是你却没有办法让自己开心,所以这个很难,好在我现在至少可以控制自己不去想一些东西,之前一般想起来,脑子并信马由缰,天马行空,想入非非,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做任何事,看喜剧都很难笑出声来。总是在不断重复那几个死循环出不来,我原来是个急性子,特别讨厌颓废的人,或者说讨厌颓废不上进的人,没想到曾经那么阳光的我竟然全线崩溃,变成了原来眼中玩物丧志,不思进取的人,都说你讨厌的人终究会把你变成你讨厌的样子;认真你就输了等等奇葩说一系列的辩题,微信公众号一系列的鸡汤文,其实这些都是有条件的,前提你是一个精神正常,身心健康的人,否则那些理论可能不成立。对于这个病,说实话我看了很多知乎,百度,书籍,网址,咨询过医生,我比一般人了解得多,或者说有幸亲身体验到它的可怕,整夜的失眠,伴随着白天不由自主的头痛,精力不集中,我现在都开始害怕晚上睡觉了。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心理脆弱的问题,请不要以正常人的要求来命令或者劝说,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这种痛苦我也不想,有些事情真的只能靠自己;当你发现半年从未睡过一次好觉,当你不仅控制不了天气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情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活着好难,不是说自己负能量,毕竟曾经20多年自己都挺过来了。如果说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有些原因我说不出,但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希望能被原谅和认可,不能别人背后说自己不好,看重别人的想法,以自我为中心。强烈的依赖心理,自私自利之心,这个题目是我对自己这半年来的反思,有时候觉得活着就是幸福的,认识的每个人都很奇妙,周围的每个人我都羡慕你们,认识的每个人,发生的每件事我都觉得很有意思,可为什么就不能得到理解,不能被原谅,死也不能;我并没有恨意;我以为这个病慢慢会好,我以为自己会忘记,可是我没有,我知道自己一旦倒下来很难再站起来,我删除了所有群,我变得不和人主动沟通,做任何事都在想自己的过去,我这样的人就不配活着,我不配认识你们,不想说出来,因为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帮不了我,心里的创伤是最致命的。快过年了,祝大家开心;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再见了我的青春,我的2017。我没有毕业,我没有工作,我没有健康,我每天失眠,经常头痛,经常控制不住自己,什么都记不住了,面对未来,我是一个意志力不够的人,我什么都没有,可是我还活在这个世界,我想阳光快照进我心吧,我真的承受不来,希望以后每每控制不住自己都可以写点东西吧。
  不知道未来和明天会怎样,我想我会走出去吧,当我能依靠自己恢复健康,像正常人睡觉,我一定开心的笑出声来吧,请给我时间,不要给我负担了,我好不容易把它们卸掉的哈哈,大家开心哈,我只是记录一些自己的生活而已,我怕我忘了我还活着,我怕我忘了朋友圈的你们。
标签楼主很赖哦,发帖时 忘了添加主题标签啦!

作者的其他帖子       共29条  查看更多...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精选热帖

返回夜晚网首页
返回中国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