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本溪满族自治县南甸镇的一桩奇案

哲学   发表在   夜晚杂谈    2018-1-14 13:31
2015年1月29日,我正在村里工作,本溪县刑警队刑警到村里将我带到本溪县刑警队,询问2009年本钢征占村土地款发放情况,问我涉及到王淑连、梁学林的补偿款发放到位没有。
  2014年刑警队到村里询问过此事,由于过去5、6年只记得村两委会、发放明细表、村务公开、发放过程等大概事情并向询问者做了回答,时间过去太长有些地方和细节已经记不清楚。2015年1月15日 我得病在本溪县医院重症监护室住院两天,怕影响工作出院到南甸镇医院打针治疗,当刑警又问及此事时,由于正在病中2014年的事都想不起来5,6年前有些细节更是想不起来了。导致有的地方2014年和2015年的回答不一致,当天就被羁押。刑警队和其他办案单位询问时我每次都向办案单位提供“发放明细表”等证据,本以为清清白白,简简单单的事情没想到7日后竟将我逮捕。随后的两年里经历4次开庭在本溪县法院和本溪市法院明知道有“发放明细表”可证明补偿款以全额发放的情况下,却2次判决2次裁决,最后硬判有罪。 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本溪县法院为什么非要判我有罪的真实原因。使我在事业、身体和精神上受到严重打击。现将此案向巡回法庭提起再审申请,希望澄清本案,还我清白。
  2017年1月28日回到家中后,先后听到了很多种本溪县法院非要定我有罪的原因。包括在以前工作中得罪过的县里主要领导的介入、村里工作中得罪的村民到县里的多次诬告、以及在选举中的竞争对手的黑手等等。
  可事实本溪县法院在证据不充分而我却有充分的证据“补偿明细表”的情况下两次判我有罪,本溪县法院竟然说“补偿明细表”系孤证,不予采纳。想必法律工作者都比我明白什么叫孤证,不必我多说,简直可笑。
  2015年6月11日本溪县法院第一次判我6年,我上诉到本溪市中法,中法撤销判决,裁定判决部分事实不清,发回本溪县重新审理。如果没有新的证据,本溪县法院就得放人,可是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不知什么原因本溪县法院把以前的老证据添枝加叶重新编排了一遍,又硬判我2年,明目张胆的目无法纪以大欺小。
  回家后我收集了村、镇有关证人新的证言,证明了他们在庭审中的证言是虚假的不可信。并向本溪市中法提交新的证言提起申诉,2017年6月26日驳回申诉。向省高法申请再审,2017年10月25日驳回申诉。我提交的证言省、市一律不予纳采,说什么原判证据相互印证,我是当事人,心里最知道真假,判我时所有的证人证言都是假的,还说什么相互印证。真证据可以一句话就不予纳采,假证据可以随便拿来使用,看来真像很多人和我说的那样现在是上下相护、地方保护,市向着县、省向着市,层层袒护,想翻案似比登天。
  两年多的经历也让我看明白了一个可怕的现实,有些地方的检察院、法院即使发现自己抓错了,判错了,心知肚明确实冤枉了当事人,可他们能瞪着眼睛昧着良心错到底,让他们承认自己错了,比登天还难。他们的利益和前途永远比被冤人的冤屈和命运都重要。
  没有想到,在“补偿明细表”这么大的证据面前,我竟被判了两年的怨刑。看来在辽宁这个地方是谁当权谁有理,想洗冤,比登天。
  现在的现实社会中是这样一种现状,即使是冤案,一旦下了判决,当事人在申诉,那面对的就不在是原告,矛盾转化面对的将是一群搞法律的人,甚至是从上至下整个法律系统的人,他们上下关护,利用职权打压当事人,想洗冤,难啊!!!
  可我相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虽然我无权无势,但只要还是共产党的天下总会有讲理的地方。现将我案以向东北第二巡回法庭再次申诉,盼望得雪。
  申诉人  董安钢
标签: 没有添加

网友评论

小草44   2018-4-13 15:23:43

回复   2楼

我想要`~  
卓越fdd   2018-4-24 21:23:56

回复   3楼

太棒了!  
apawangzi   2018-5-9 04:30:50

回复   4楼

说的不错  
xex123   2018-5-25 23:13:38

回复   5楼

帮你项项吧  
steptg   2018-6-14 03:28:06

回复   6楼

好帖子,要顶!
jiaji   2018-9-27 07:14:07

回复   7楼

不错,看看。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