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精华

  • 推荐话题: 生活杂谈 情感男女 职场人生 娱乐八卦
  • 同城论坛: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港澳台
  • 相关版块: 生活杂谈 情感男女 职场人生 娱乐八卦 美食 健身 香烟 美酒 茗茶
  • 分享

    艺术的可能性

    在我的面前,天空是五彩斑斓的,而脚下的大地则是残破不堪的,一小块与一小块土地之间是深不见底的鸿沟。在这多彩的天空与破败的大地之间有着一缕缕轻烟相连,色彩各异的轻烟在上方汇聚,最后形成了这一幅诡异的画卷!
    “好奇特的景色,那烟的尽头会是什么?”在我思考的同时,两条腿已经不由自主的迈开。我在一道道深渊上跳跃,朝着离我最近的烟源跑去,那是一缕摇曳婀娜的青烟!
    近了,更近了,但是这缕烟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远观缥缈,近观亦然!
    我望着青烟,继续跳跃着,奔跑着。
    眼睛未曾干过,双腿未曾疲劳,但我不得不停下我的脚步。面前的鸿沟阻断了我的道路,这是我无法越过的深渊,如同一个黑暗的环一般,把中间的土地给牢牢的困住,我抬起头,向前凝神望去。
    那是一道门,青色的门,青烟正是从门缝里飘出的。门上还有一道锁,呵呵!原来即便跨过深渊,我也无法打开那道门。
    我再次抬头向天空望去,“要不要再去看一看下一个颜色呢?”正当我来回踱步进行思索的时候,我发现,似乎我已经无法再移动了,我瞥了一眼脚下,原来我的双腿开始变得虚幻,同时这种虚幻正在向上蔓延。
    唉!不得已,我只能驻足原地,仰望天空!
    过了一会儿,当虚幻开始蔓延到我的双眼时,我留恋的又看了一眼那道青色的门,同时,一道黑色的人影在极远处跳跃着,奔跑着。


    透过窗帘的阳光正在拨动着我的眼皮,我想用手打掉这腻人的呼唤,但是温情的热度提醒着我,阳光在等待着我的拥抱,没办法,我只能张开双臂,睁开眼睛,给她一个慵懒的微笑,谁让她是那么的讨人喜欢呢!
    昨晚的梦依然很清晰的显现在我的脑海里,那是多么美丽的世界,又是多么悲伤的世界,是谁在那里建造的门?又是谁无情的把色彩锁了起来?问题很多,但这一切又终归是一场梦,估计几天之后,便会了无痕迹!
    “小越,下楼吃饭了,再晚点你都赶不上二路汽车啦!”突然的一句话把我的思绪打断,我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十分了,我赶紧穿上衣服并喊道:“知道了妈,这就下来!”
    在公交车上,我看着和我一起上车的同校学生,一个个都是面容疲惫,眼神坚毅,就像他们的校服和鞋子一样,反差的性格。
    “高三了,大家也都开始有了改变,也有了目标!”我一边巡视着车上的同学们,一边在想着。
    “你打算报哪所学校啊!”
    “艺术类,因为我喜欢画画。”
    听着旁边两名同学的对话,我也陷入了思考当中,“是啊,我也高三了,该选什么专业呢?成绩一般般,好像也没有太好的选择,听那个人说画画是艺术,可以报考艺术类。我过去也学过一阵子画画,是不是也能报考艺术类呢?”
    在我正犯难的时候,车已经到站了,我提了提书包,走下了车。突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早啊!吴越!”
    “姜磊,是你啊!”我转过头,笑着说。
    姜磊走到我身边说“你想什么呢?”
    我用手臂快速的碰了碰他后问到:“诶!你想没想过报考哪个学校,什么专业啊!”
    “没有,我不着急,这不还有一年呢嘛!”他快速的回答了我,并且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我紧接着又问到:“你感觉艺术类咋样?”
    听到我这个问题,姜磊的脸上显得很是惊讶,同时眼里闪耀出一抹奇异的光,但很快的,一切又恢复了平常的状态,然后抛给我一个问题,“艺术类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个问题我想问问你,你认为什么是艺术?”
    “画画就是艺术。”我立刻给出了答案
    “然后呢?”姜磊笑了笑又问道。
    我仔细的又想了想,回答道:“音乐,舞蹈,艺术学校教的都是艺术。”
    这时上课铃响了,姜磊瞬间冲了出去,奔向教室,同时大声喊到,“你再好好想想吧!”
    我也立刻跑了起来,并且喊到:“你妹啊!等等我,有难同当啊!!!”


    上学的时光过得就是慢,终于熬到了放学回家的时间,到家后,我被满屋装饰的花朵给震撼到了,这时从厨房里传出了锅碗瓢盆的声音,我循着声走了过去,“我的母亲大人啊!您是把那一片花圃给清洗了,盗亦有道的理您在电视上没看到啊!”我哭笑不得的对母亲说道。
    “说什么呢,这是邻居家花店不做了,所以给咱家的花。”母亲头也没回的说道。
    “那也不用这样装饰吧!”我看着客厅的锦绣花团,无奈的说道。
    “你个小屁孩儿懂什么,这是生活的艺术!”
    我惊讶不已的反问道:“这,这这是艺术?”
    “不懂了吧,告诉你吧,你妈我做菜那也是艺术,学着点。以后给你媳妇做,省的被说好吃懒做”
    我鄙视的看了一眼厨房和客厅,然后上楼去了。在卧室,我躺在床上看着外面被晚霞染红了的半边天,真美好啊!这时我又想到了早上姜磊的问题,什么是艺术?想着想着我就闭上了双眼。


    “咦?有什么东西在轻抚我的皮肤。”我睁开眼睛,青门,青烟,多彩的天空,分裂的大地,这不是我的梦么?我又回来了!
    此时青烟正在我的周身环绕,正是这缕青烟唤醒了我,灵性的青烟看到我醒来后,慢慢的舞动起来,似乎在勾勒什么。
    我仔细的去辨认,原来是字,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去认,“什   么   是   艺   术”,额?这是青烟的提问?我很惊讶,但似乎容不得我有太多时间浪费,因为我身边的青烟正在慢慢消散,慢慢地回归到那道被锁着的青门里。
    我有些焦急的喊到:“画画,跳舞,音乐”,什么都没有改变,看来这些答案都不正确,那什么才是对的呢?
    我突然想到了母亲的话,虽然有些荒唐,但也没办法了。如果按母亲所说的那样,做菜也算艺术,那么……那么……,又有什么不是艺术呢?
    似乎我想通了一些东西,此时那即将消散的青烟像是受到了战鼓的激励一般,一下子又从门缝中涌了出来,我看着面前跃跃欲试的青烟,神色凝重的说道:“如果你问的就只有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我的答案是,一切!”
    随着我的声音落下,青烟剧烈的抖动起来,越来越凝实,突然,青光乍现,晃的我的眼睛无法再看向前方,不知过了多久,青光变淡了,我看到,一把青色的钥匙浮在我的面前。


    未完待续~
    <h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猜你喜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