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精华

  • 分类导航: 夜晚杂谈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港澳台
  • 相关版块: 夜晚杂谈
  • 分享

    细数流年||故乡与老宅

    弥斯 发表于 2021-9-16 19:58:5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故乡与老宅

    文|蓝江
    一脚踏上开往故乡的大客车,乡音立刻灌了满耳。对于久在外乡居住的我来说,再一次听到这浓重的乡音,内心油然而生的是分外亲切的感觉。
    然而,我分明知道,几十年的外乡生活,外乡的水土风情、外乡的语言习惯早已经逐渐将我改变,和纯粹的乡音比起来,我的乡音已经黯然失色。
    在我现今居住的城市里,虽然我早已落地生根,但骨子里我依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外乡人,而当我一脚踏上故乡的土地,我所感觉得到的分明是又一种陌生。
    故乡对于我来说,已经越来越生疏了。年复一年,所有过去那些熟悉而又亲切的影子已经越来越淡了。
    路边的老树早已没了踪迹,树阴下低矮的小屋已经被漂亮的门面所取代;一幢幢新楼拔地而起,宽阔的街路上一辆辆客车轿车川流不息。远路归来的我,在人行路上默立良久,却看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真的,梦中的故乡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
    我想,经过了一年又一年,故乡对于我来说,恐怕全部的意义只是我的父母双亲吧?是他们辛劳一生留下的那一所漂亮的宅院吧?那宽宽大大的房间,那满院鲜艳的花朵,以及我的父母倾注于我的那种浓浓厚厚的亲情,这所有的一切陪伴着我,让我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儿童成长到今日。
    每一次远路归来,走进父母家的庭院,总会觉得,不论我走到哪里,不论我是否成家立业,这儿,都是我永远的家。就像父母永远把我当成当初那个小小的听话的女儿一样……
    花树旁,用了多少年的小石磨依然安好。 想起那些年,我用长把铝勺往磨眼里添黄豆的情景:爸爸坐在那不紧不慢摇着磨,旁边放着泡好的一盆黄豆,我按照妈妈要求的频率,一次舀起半勺黄豆和一点水,小心倒进磨眼里,磨盘转啊转,一会儿,那些黄豆就一点点变成了粘稠的浆汁,从磨盘间流下来,积攒得多了,用长把勺子把它们收集起来,放到旁边的盆子里。
    一盆黄豆磨好了,再加适量的水过滤,把豆渣滤出去,留下一大盆豆浆,倒到大铁锅里煮开了,再舀出来放到两个铝盆里,妈妈一边用舀子扬着盆里的豆浆,一边兑上一定比例的石膏,兑好了,盖上盖帘,放置一会儿,盆里的豆浆就变成了颤盈盈的豆腐脑……
    我眷恋故乡,因为故乡有我慈祥的父母双亲;我眷恋老宅,因为那儿,满满地装载着我童年少年乃至无尽岁月的回忆。
    蓝江365原创,禁止盗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