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精华

  • 分类导航: 夜晚杂谈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港澳台
  • 相关版块: 夜晚杂谈
  • 分享

    我听见青春正在静寂地歌唱

    文/芸只

    生命的悲剧,
    不在于美丽的事物过早衰亡,
    而在于它们变得苍老和鄙俗。

    阿狸给我取了个外号,叫刺猬小姐。我笑道:我有那么吓人么?
    阿狸也笑了笑,不是吓人,是一种浑身有刺但又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的怪物。
    这个桥段已经过去很久了,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说不清缘由,就觉得很是有味道。
    前一段时间,网上流行这样一段话,温柔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被人保护的很好,从未感受过这个世界的阴暗;另一种是自己挣扎着从黑暗中走出来,从此波澜不惊。

    久不联系的阿狸发给我时,还顺便说了一句,幸好你是第一种,世间难得的带刺之温油。
    我打字的手一下子就僵住了,是的,如果我闭口不谈,没有人会知道我曾经跌入过怎样的深渊。


    2017年冬,我整个人变得越来越慵懒了。那种懒不是说所谓的普通不想动,而是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上了。
    懒得仿佛看透了一切,仿佛什么事情都不值得自己去做。懒得吃东西,懒得睡觉,甚至懒得打扮自己,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

    我时常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算了,也懒得去想。直到那个寒假年关,我坐在沙发上突然喘不过气来,感觉世界乱糟糟的,大脑一片空白,头里像是有成千上万的鞭炮正在接连爆炸,那时候我就想,完蛋了。
    我爬到我的床上,就想睡觉,然后就闭眼了一睡却是很多天。
    醒来以后,奶奶告诉我,请医生来过了,说我问题不大,就是太疲劳了而已,叫我好好歇息,不放心的话后期再去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
    奶奶的担忧都挂在脸上,我第一反应就是找水,人没有力气,烦躁不安,觉得整个世界的万物没有一样归属于自己。
    父亲见我起来了,连忙说,等过了年我们去省立医院瞅瞅,你呀,就是身子太虚弱了。
    他的脸在我眼前一点点变淡,我清晰地望见他的五官,却觉得面前这个人熟悉又陌生。
    没等过完年,第二天,父亲就慌忙地带我赶去了,结果显示,一切正常。父亲很焦急,他连忙追问:可是我总感觉孩子眼神很涣散,她也时常头疼不已啊,你说这……
    白大褂双手交叉,扶了扶眼镜,迟疑了一会儿对父亲说,那要不去精神科看一下?
    我的心里漏了半拍,父亲白了医生一眼,没好气地说了声谢谢便把我拽走了。


    从医院回来以后,我自知身体没毛病,就开始强迫自己吃一些饭菜,只是什么都没有味道。有时候却自己怎么也吃不饱,在厌食和暴饮暴食的两个极端徘徊。
    其实这个症状我已经持续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本来心里很怕是什么绝症,但既然医生说没事,我就姑且相信吧。
    直到后来,我的症状变得越来越严重,像是灵魂着火了的肉体,看什么都很空洞。很多时候看别人说话只能看到嘴巴动听不见声音,还有些时候看书,所有的字都认识,却连不成完整的句子,不理解是什么意思,很难集中注意力。
    每每这个时候我就想起那句:要不去精神科看一下?
    那段时间,网上疯狂地传着有关抑郁症的段子,“抑郁症”这个词也几度堂而皇之地登上热搜,我就想,我是不是这个病呢?会不会呢?
    我害怕一语成谶,但又一边开始偷偷攒钱,如果生病了我就一定得去看。
    在两难的维谷里,那时的我不知到底如何抉择。


    或许与原生家庭有关,又或许生长于杂乱无章的聒噪中,我的性格越来越古怪。
    我对周边的一切越来越挑剔起来。我向往热闹却在人群中常常感到孤立无援,我渴望自由却害怕只身一人。看到恶劣的嘴脸我会反感,见到欺凌我立马会上前。
    只是,话越来越少了,越来越凌厉,越来越不好相处。
    别人以为曾经那个温森的姑娘变得火辣了,也有人在鄙夷以后称赞我的特立独行或者默默地泼脏水。
    我清楚,我只是在找存在感而已,让自己去拥抱暗淡的生活,觉得这个世界还需要我。
    头疼越来越频繁,那种裂开的窒息感让我蜷缩在墙角,久久不能站立。
    家里也一次又一次地带我去医院,一次又一次地做脑部CT,尔后都无疾而终。
    那个时候只有我越来越清楚自己的情况。于是在三月份的时候,我逃课去了医院。
    我记得那天太阳很毒辣,但天地混沌一片漆黑。
    “你一个人吗……”
    “嗯……”
    我和医生聊了很多,最后他告诉我,你生病了,别害怕。
    那一刻,我积蓄很久的泪水滚下来,我站在狭小的空间里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泣不成声,哽咽了许久,最后抱头痛哭。
    我早就知道了结果,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更准确的答案而已,一切都是那么地让人窒息。

    我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更怕被人知道觉得我是神经病。躲被窝里偷偷查资料——抑郁症,用生物学解释,就是你脑内的单胺类和神经肽类等神经递质都出现了异常。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抑郁症患者总数为3.22亿例,患病率为4.4%。预计今年,抑郁症就会成为全球范围内第二大致残疾病。一直以来,抑郁症患者都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在我国抑郁症患者约有9000万,但就诊率仅有4%。90%的患者根本没有治疗过,因此每年约有20万人因抑郁症而自杀。”
    犹豫了很多日子,还是决定坦然接受了治疗,当时心里就想,等症状更严重,我就完蛋了,我的人生怕是全毁了。
    高中那会儿,生活费一个月只有一千多,我需要拿出来一些买药。舍曲林要一百多元一盒,但很快就吃完了。
    吃了药开始没头没脑地睡,仿佛在拯救我曾经的彻夜不眠。高中班主任对父亲说,孩子上课老是睡觉,她晚上是不是上网去了?
    我没有反驳,找不到借口,只好默认。
    既而就是接二连三的谈话,说读书的重要性,说浪费光阴的下场……在一寸光阴一寸金的教诲中我只是浅浅地听。因为在这里,我能感受到世间仅存的余温。
    由于服药,加上生病营养不良,我的体重从80斤在一个月内骤减到68斤。整个人都很潦倒,后来又因为一些事情,我整个人都很荒芜,有气无力,便在家里休学了。
    所有人都以为我公主病,不学无术,心情不好就不去上课。那一个又一个漫无边际的黑夜与歇斯底里的片刻,成了积满灰尘的秘密。


    再后来,就高三了。2017年冬天,我是捱着过去的,算是捡回来一条命。
    因为我变得越来越笨,越来越迟钝了,所以就越来越讨厌自己。
    对于一个数学压轴题能够轻松验算出来的人来说,突然连简单的几何都要想半天。对文字越来越不敏感,看阅读理解像是在读火星文。
    每每如此,我就喜欢咬自己的手臂,或者扯自己的头发。
    在高考的热浪之中,我也不想退缩,只是无能为力,现实的冷水一瓢又一瓢地泼给我。
    我无助,迷茫,但就像深邃的夜空中一颗孤星一样,趁寂寥的时候才敢散发出微弱的光,悄悄透露我还活着的信号。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才是属于我的时刻,我不用伪装,不用强颜欢笑,不用怕别人拆穿我拙劣的伎俩。
    很多时候撑不下去了,要爆发了,就开始装睡觉,趴在课桌上不敢出声地哭,连身体都不敢轻易颤抖。
    成绩开始直线下降,连最擅长的英语学科都只能勉强及格。
    这时候又一大片谣言盖过来,关于考试作弊,关于设法抄袭……
    仿佛,人的善意大都归功于你的强大。人类可真是可笑。



    在意料之中的高考失利后我选择了复读。因为医生告诉我,我的状况好一些了,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我强迫自己跑步,运动菜鸟的我时常围着四百米的操场跑到趴到。
    强迫自己微笑,在本子上一遍又一遍地写,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我变得很努力,身体也很争气,意识也很争气,成绩又像坐飞机一样起来了。
    在复读班,大家压力都很大。有人情绪不稳定会觉得自己生病了,居然还有很多人巴不得自己有抑郁症,他们认为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我站在我的疾病里,抚摸着这种精神疾病带来的苍白,听着这些无知的想法,只想告诉他们这是多么的无耻。
    最可悲的就是如此,很多正常的人在装抑郁,而真正抑郁的人却在拼命伪装正常。
    他们可以把抑郁症说成段子,却不知有的人正在逃离、规避。
    如果你说自己得了抑郁症他们会嘲讽,会说你非主流,会质问你,为什么不坚强一点呢?为什么要抓住一些事情死死不放手呢?
    在他们的视角里,只有一个人披头散发不洗澡,走在街上大吼大叫或者说终日以泪洗面才是真正的抑郁。
    林奕含在26岁就因重度抑郁症去世,她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为《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在采访中,她说:“我怕消费任何一个房思琪。我不愿伤害她们。不愿猎奇。不愿煽情。我每天写八个小时,写的过程中痛苦不堪,泪流满面。”
    正因为她不希望社会上再出现一个“房思琪”,所以忍痛写下了这个故事。社会中缺的不是同情心,而是一个又一个“林奕含”。


    因为生病,使本来就有些冷漠的我更冷了,我不喜于过多数的交际,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
    2018年跨年夜那天,南方却飘起了罕见的鹅毛大雪,我带着帽子穿着白毛棉衣独自出门了。
    我想爬上远处的菩萨庵许一个愿望,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新年愿望。没有撑伞,漫天飞舞的精灵落在我的肩膀和发梢,我在这白茫茫一片的黑夜里呼着冷气,好热闹啊。
    街上鲜少有行人,只有三三两两。但他们都互相搀扶,走得路面咯咚响,然后留下一串串脚印。
    我踩着他们走过的路,追着我的影子,不小心摔了一跤,勉强站起来又摔倒了,身体在一刹那没有力气了,堆砌得很高很高的围墙在一刹那间轰然倒塌。我趴在天桥的雪地里大哭,用手握着我表情难看的脸。
    哭的很累很累,扶着人行道边的扶手走起来,坐在雪地里,靠在桥的栏杆。
    雪可真大啊,在橘黄的灯光里跳着华尔兹。它落下来了,化了,和我的泪水夹杂在一起。那一刻我仿佛离开了这个世界,所谓生命,貌似并没有所谓的波澜壮阔,如果能转瞬即逝也是极好的,就像雪花一样。
    我靠着栏杆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等醒过来,雪已经停了,我热乎乎地坐在雪堆里。
    孤独的人奢求一点温暖,所以在笨拙的等待,而这点温暖,还是寒冷赋予的。
    我记得发了三天的高烧。


    是突然清醒了还是麻痹了,那天以后,我像是被打通了神经末梢,变得勤快起来。
    我开始安静地思考人生,变得和以前一样爱打扮自己。
    在接下来的大半年,病情还是和以前一样反反复复,但是基本稳定了。
    我很欣喜但也有些不知所措,在抑郁症的漩涡里来回摆动着。
    吃药的次数渐少,我也尝试着不再服用,不会沉睡很久也没有了失眠很长时间。
    我想大抵是要走出来了。
    前几天,我骗家里要和同学去玩,鼓起勇气联系了医生复诊,我坐在他的面前,手心不时渗出汗珠。
    他给我的身体和心理都进行了检查,他告诉我,接下来好好学习,好好生活。
    我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这三年,是我成长最快的三年。一千多个日夜,我用最脆弱的姿态小心翼翼地捍卫着生命的尊严,我坚信,还有很多很多的美好正在等待着我。
    来人间这一遭啊,光是活着,就花光了我所有的力气。
    变得愈来愈沉着,能牵动我情绪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少。不威不怒,不争不抢,也不欢喜作过多的奢望。
    可以的话,我选择尽可能温柔一些。即便这个世界曾经待我不太温柔。
    我知道我擦肩而过的人或许正是别人的朝思暮想,我知道也许我的一句话就会击倒或筑起一个的心墙,更多的是,我遇到的人,可能像我一样在默默疗伤。
    一个人的一生,有许多的兵荒马乱,可哪里有那么多的感同身受呢?所以这场战争,注定单枪匹马。
    百年孤独里说: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槃,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我们累,却无从止歇;我们苦,却无法回避。
    拿捏有度的节奏才是最重要的,纵使面对疾风之时,也要努力生长。
    如果你很疲惫,请在一隅好好修养再出发,别让自己不堪重负前行酿跄。
    做个刺猬或许是最好的生存武器,阿狸难道看出了我用心装饰后的千苍百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浑身的刺,不在于伤人,只想简单地保护自己。
    这个世界上确实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了生活的本质,依然热爱生活。

    所幸,我身怀盔甲,做了一次自己的英雄。


    —End…

    <strike>写完了,一身轻松,谨以此文献给崭新的人生。</strike>
    <strike>敲敲打打好多天,我还是决定发出来。将这作为真正的开始。</strike>
    <strike>徂川的尘烟已然,我想在昏暝的夕曛中睡去,直至下一个天明。</strik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