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路上 感觉在飞(55)

[复制链接]
布丰 发表于 2022-3-14 17: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创 李大叔 清江风情 6月9日
十四、可可西里,那里有藏羚羊(五)

好运接踵而至,行不多久,在可可西里空旷的冰天雪地里,我们惊喜地发现小昂左边公路下50米左右,三头藏野驴安安静静地傲立再风雪中,并不理会我们俗人的眼光,就像一组雕塑,一动不动,仿佛就在那站立了几千年。
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我们被幸福砸中了,在可可西里同时看到藏羚羊和藏野驴,不是一般的人在合适的季节都能如愿以偿,这简直就是个奇迹!想起有句话说,所谓奇迹,只是很多人不能了解的寻常事。冷静而激扬,细微处回忆起很多美好,跟对味的人在一起,做什么都开心。
“空旷、苍茫、沧桑、宏达、美丽、无法想象的大、一眼望去让人眼晕”,其实想不出什么更贴切的词语可以形容再青藏线上看到的雪域高原了,原谅我这半文盲吧老天!重回到青藏线上,思绪也从如何成为一名藏羚羊保护志愿者转到如何能更好形容所见到的青藏高原了。
青藏公路笔直地通向天边,路上来往的车辆很少,路边就是空旷的荒原,再远一些,就是那面目狰狞、犬牙交错的昆仑山脉,青藏铁路就这样穿梭于公里两侧。绵延数千里的昆仑山脉,全是戈壁和碎石,刀脊一样,没有一根草木,那场景只能用恐怖来形容。远远望去,像一条灰土色的龙一样,横卧在远处,龙首和龙尾则消失在无穷尽的天边。
在没登上高原之前,也听过高原歌曲,我的U盘中为西藏行专门准备了400多首歌,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动情过。也许只有在特定的环境下才能产生出特定的情节。一路上,听着西域的高原歌曲,欣赏着空旷的原野和昆仑山,心情也随着音乐而起伏。
兴致高时,随同车内的音乐一起齐唱那首著名的《青藏高原》 忘情且尽兴。远眺玉珠峰,美丽而危险的少女,银白的山峰座座相连,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是无法明白歌曲中所唱的“我看见一座座山,山川相连”那歌词的真实含义。
穿过辽阔的可可西里,就翻万山之祖昆仑山。横空出世莽昆仑,昆仑山口海拔4768米。昆仑山,又称昆仑虚、昆仑丘或玉山。亚洲中部最大山系,也是中国西部山系的主干。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部,横贯新疆、西藏间,伸延至青海境内,全长2500公里,平均海拔5500~6000米,宽130~200公里,西窄东宽总面积达50多万平方公里。
昆仑山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史上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古人称昆仑山为中华“龙祖之脉”。古代神话认为昆仑山中居住着一位神仙“西王母”,人头豹身,由两只青鸟侍奉,是道教正神,与东王公分掌男女修仙登引之事。
纳赤喷泉位于昆仑河北岸著名的小镇纳赤台正中,海拔3700米左右,是一泓优良的天然矿泉,被视为昆仑奇观。至今在纳赤喷泉还流传着当年文成公主进藏时在此歇息的传说。
相传,文成公主远嫁吐蕃时,随行抬了一尊巨大的释迦牟尼佛像。当公主一行来到昆仑山下的纳赤台时,由于山高路遥,人马累得精疲力竭。于是,公主命令大队人马就地歇息。当夜做饭时,才发现附近没有水,大家只好啃完干粮,和衣而睡。
第二天早上,人们醒来时,发现昨晚放释迦牟尼佛像的山头被压成一块平台,离平台不远的地方,一眼晶莹的泉水喷涌而出,淙淙流淌。人们一下子明白,这是释迦牟尼把山中的泉水压了出来。
虔诚信佛的公主为了表达对佛祖的敬意,把自己身上的一串珍珠抛在泉眼里,泉水变得更加清凉甘甜。由此,人们把纳赤台称为“佛台”,把昆仑泉称之为“珍珠泉”。
还有一个传说是创造神凡摩赴昆仑山瑶池之畔的西王母寿宴后归途中,饮兴未艾,信手把樽畅饮西王母馈赠的瑶池琼浆,金樽掷地,琼浆四溢。其乘坐的莲花神龛化为赤台群山,溢出琼浆化为昆仑河。
神话传说相当吸引人,奈何九点多钟了,想起那句“纳赤台得了病,五道梁要了命”,我和LP不得不丢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象,匆匆挥别纳赤台。
镜头里的青藏公路一直延伸到天际,公里上时有汽车喘着粗气从面前驶过,望着汽车远去的背影,画面中显示的是一条漫长的天路……
波浪样的青藏公路,时时潜伏着危险,天色渐渐暗了,趋于黑暗,上了几回当,我和小昂不得不集中精神小心应付。全天足足折磨了15个小时,遥见格尔木点点温暖的灯光。
格尔木城不大,很干净的样子。开车进城须交两块钱的“入城费”,奇葩的格尔木!在我有限的游历中,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未完待续)

我就是这篇游记的亲历者,这也是我西藏行的一段梦想记忆。我不求点赞,不求转发,不求收藏,只求自我放逐的心有个歇息之所。当然,也希望你闲暇之余偶尔翻翻,博你嫣然一笑。
《西行路上  感觉在飞》
笑看人生路,心在山水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