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旅人】||又尝到新鲜麦粒香

[复制链接]
蓝莓果酱 发表于 2022-3-15 13: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沐恩佳音


上周末,我回老家看妈妈。满眼麦田,连片成行,环绕着质朴、安逸的村庄,麦稍已黄,太阳下还有人在忙。

头顶的天空像洗过一样,湛蓝透亮,没有一丝白云,布谷鸟在树枝上一直“布谷、布谷”地叫,风吹过门口的白杨树,叶子哗哗啦啦地响,外出打工的人们陆陆续续赶回家,准备着麦收忙。
妈妈去地头割回来一小捆新鲜麦子,籽粒饱满,凑上去深吸一口气,新鲜麦子的独有清香迅速扑入鼻翼,好久没有闻到这种淡淡的麦香。
我把两个麦穗握在手里,用劲儿顺时针、逆时针揉几圈,吹去麦皮,手心里只剩下青绿色的麦粒,一仰头全部倒进嘴里,上下牙齿刚刚拥抱,麦汁被挤出来,浓浓的麦子香味就满口闯荡。
妈妈在院里找几根干柴点燃,右手抓一把麦子在火上烤几分钟,麦芒瞬间缩成灰烬,麦皮由绿变黄再变黑,空气中飘荡着麦粒香,我偷偷咽下口水。
妈妈拿来做饭用的小盆,在里面摔几下,抖掉上面的焦皮,用嘴吹一下烫手的麦穗,在手心里揉碎,又吹掉黑黑的麦皮,把干净的麦粒往我手里倒。
我急忙躲闪,笑着说:“我都几十岁的人啦,还让你给我揉?你吃吧!等下晾凉,我自己揉。”
妈妈硬要塞到我手里,不停地说:“吃吧~~~吃吧~~~揉个麦子,累不着!你吃,我给你揉,省得你再粘个黑手。”
手里捧着热热的香酥麦粒,我抽了抽鼻子,仰头让就要跑出来的泪水回流。也只有在老爸老妈面前,我还是那个没长大的孩子!
妈妈不停地揉,我就不停地往嘴里倒,还是20多年前的场景,还是当年的那种感觉!只是现在比小时候吃得精致很多。
我们小时候,一个个都是馋嘴猫,麦子刚能吃,我们就跑到自家地里拽回来一大把,蹲在灶火边等着,缠着正在做饭的妈妈赶紧烤。
我们拿到烤好的麦子,在手里揉吧揉吧,随便吹几下,看麦皮差不多都飘走了,看都不看就往嘴巴里倒。
弟弟的喉咙被麦芒卡住好几次,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咳嗽得满脸通红,眼泪直流。妈妈递给他一个大馒头,他咬上一大口,胡乱嚼吧嚼吧,一伸脖子咽下去,麦芒也跟着下去了。
全部吃完还觉得不过瘾,慢悠悠站起身,我们一个个提着黑乎乎的双手,嘴巴添一圈浓密的黑胡子,脸上偶尔也会多几根黑色的手指印。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裂开小嘴巴,露出两排大白牙,指着彼此,嘿嘿地傻笑着说:“你就像个小老头。”
拽回飘远的思绪,我吃了几大把麦粒,几乎就要吃饱,摆摆手向妈妈“求饶”。妈妈这才舍得倒自己嘴里,一边揉还一边说:“下午回去时,我再去地里割点回来,你给孩子们带回去烤着吃,让他们也过过瘾。”
“在家没法烤,天然气烤出来不好吃,在这里烤好拿回去又凉了,根本吃不出这种味道。不带了,等着过几天收割吧。”我不想让老妈再忙活。
“孩子们没时间回来,等一会儿我用簸箕揉好,装到小袋子里,你给他们带回去尝尝,虽然没有刚烤好的味道好,但能吃到嘴里就比没吃到强。现在城里的孩子,吃好东西太多了,偶尔尝尝老家的味道,还是很喜欢的......”老妈的话匣子一打开,就很难关上了。
我一边听着,一边收拾地上的麦秆、麦皮,妈妈尝了两口,就舍不得再吃,把剩下的揉好,吹干净,倒进袋子里,才去洗黑乎乎的手。
她收拾干净,拿着镰刀又要出门,扭头对我说:“外面太晒了,你别往地里跑,在家做饭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妈妈很快又抱回来一捆麦子,生火、烤焦、一点点揉好、吹干净、慢慢倒进袋里、封好、放到我的包旁边,忙活半天,达到了她的满意,才舍得坐下来吃饭。
下午三点,我准备返程,妈妈掂了一兜又一兜,烤好的麦粒、青菜、水果、新榨的花生油、别人送她的零食,非要把后备箱里塞满,她才不得不停手。
向妈妈摆手再见,我开始两个小时的车程。
看着后视镜里,妈妈稍显佝偻的身影,我的泪水还是没有忍住,又要留她一个人在家了。
老家是他们打拼了一辈子的地方,“不听话”的妈妈,觉得老家才是属于她的家。
自从侄女开始上学,闲不住的她就非要回家,谁劝都没有用,爸爸常年不在家,她把大块地包给别人,留几分地种菜、种花生、种红薯,秋天就种上一点麦,中间带着蒜。
妈妈有很多好朋友,白天互相串门,晚上在村头的马路上一起散步,周末一起去礼拜堂。
我基本半月回去看她一次,给她买点东西,听听她的唠叨,尝尝她做的饭香,这次又尝到了久违的新鲜麦子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