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区] 回不去的娘家,从此以后,内心向阳,不负韶华

[复制链接]
深深南 发表于 2021-6-2 12:23: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着窗外阳光明媚,我心里五味杂陈,找不到合适的人倾诉,来天涯倒一倒,表述不成文还请大家包涵。

我幼儿园开始母亲得肾病,家里姐妹二人我是老二,父亲是上门女婿入赘到我们家。姐姐高考那年恶化只能做腹透再后来坚持到我高考恶化转为血透,前前后后几十年求医问药没有一天安生,只要母亲一病倒家里来看望的亲戚就会叨叨:都是因为你这个二胎才累倒的、小二子么养养大就嫁出去拉倒、、、、、、当时我10岁上下,反正小也不懂这些具体什么意思,就记得姐姐大了新衣服要紧着她先买,大房间要紧着她先用,家里都以她为先,记不清我因为穿着寒酸受过多少嘲讽,只知道自己很自卑,初高中老师一提到贫困生申报就紧张到无地自容,根本无心学习,那年我16岁左右。

姐姐高中早恋叛逆家里恨铁不成钢,这时候才开始把少许注意转移到了我身上。这样的家庭下我们姐妹两都没有上大学。姐姐跟着表姐们上班,瞒着家里跟对象分手找了个异地的偷偷恋爱了,三姑六婆的都没能劝住她的肚子,丢不起人就打胎,来回三次不能再打了,父母亲只好妥协,随后后就是房间都腾给她装修婚房,我不忍心父母年级轻轻蜗居在楼下小房间,就提议他们搬到楼上我的房间住,反正我住校,可是周末寒暑假乃至毕业后那几年我仍然只能跟父母挤在同一个卧室,这让我非常无奈,这是我的20岁。

直到此时父亲还是家里的支撑,四处带看病陪护,是真心为家里付出所有的好男人,后来有一天我无意发现他有外遇但我不敢吱声,体谅他为家里任劳任怨几十年,但是我再也无法接受跟他们同住了,于是正好有说媒就同意了,对方是同村的很近很熟这点让父母经历姐姐的不畅之后非常满意,母亲说我婆家跟姐夫家不同,不能让我受欺负了,于是婚礼用品都到市里帮我采购不少好东西,这一点目前为止是我最深刻感受到她爱我的一次。订婚当天她早早起来给我把东西都备齐摆好,然后去医院透析了,而我父亲居然说他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自顾自的出门打工去了,这件事让我在婆婆那边很尴尬。事情到这里也算我们姐妹两婚姻大事都安顿好了,但好日子并没有到来。

父亲外遇的事情被母亲知道了,母亲病体残躯仍然坚持要争辩,她一向是意志坚定 爱憎分明的人,因此接下来几年父亲不再管她看病的事情了,甚至几次住院还意图办理提前出院,各种让我无法相信的事情都发生了,我一边工作一边奔波在各个医院,每次陪护换班我要离开时,母亲殷切不舍的眼光让我记忆犹新。另一方面,姐姐婚后招架不住异地婆家的强势,唯唯诺诺的跟着姐夫瞎忙活,白白浪费了建立事业基础的好时光,工作生孩子各种事情上连带我父母也处处受辱。母亲一边在生命边崖挣扎一边紧紧的维系住家庭关系,她既不能劝化自己也不能接受屈辱。看着这一地鸡毛的生活20出头的我无力改变,只时刻警醒自己一定要把日子过好。

我婚后住进婆家购置的婚房,母亲偶尔来小住都很拘束,生怕弄坏东西不妥当,每次都小心翼翼的。因为娘家不得力婆婆心里不平衡,我受过些轻慢,有一两次心里委屈向母亲倾诉,三姑六婆就会来嚼舌根说我又回娘家诉苦想骗得财产,于是我很努力工作为自己争气,母亲开导鼓励给了我很大动力,这段时间是我跟母亲最贴心的几年,我们相处的像闺蜜一般,我陪她去PK小三,她给我在婆家建立人设,我们心照不宣,每次我置办资产她都会偷偷给我一笔钱,说不能让婆家看低我。眼看我和姐姐生活差距越来越大,母亲动了心思想离婚,说要跟着我过日子,此时我25吧,我分不清母亲是趋利避害的选择我还是真心感到骄傲的爱我,只知道从未独享母爱,现在的状态于我很受用。

27岁一天早上,被电话声吵醒,只听到电话那头激动的喊着:“你快来,你妈妈出车祸了,快不行了!”。我稀里糊涂的只知道冲出去立刻马上的到她身边,一路上堵车寸步难行,我一边哭一边开车,路上不到一小时,我想了很多很多,有想到她孤零零的独自面对死亡心疼和不舍,也有想到她痛苦挣扎的一生终于能解脱了,还有想到她还没来得及安顿家里的分配问题,甚至在我痛定思痛后我清醒的想起她前不久来我家小住时,说起自己随时都会倒下告诉我的银行卡密码,那一刻我为自己感到惭愧,但我必须清醒。

一路思绪万千,终于赶到医院,很遗憾没有跟母亲见上最后一面,没有听她最后一声交待,她是皱着眉毛闭眼的,躺着再也没有起来,我握着她冰冷的手不知所措,完全没有料想到母亲拖着几十年的病体求生竟然死于非命。悲恸、恐惧、悔恨....,回想我母亲这一生一直在跟命运做抗争直至最后还是意难平。27岁,我成了没妈的孩子。从今往后,娘家成了亲戚家。

按习俗操办丧事,我一边奔波事故处理一边哭丧,短短几天感觉长大了几岁,原来人死后真的是一了百了,什么仪式什么吊唁跟她都没关系了,几个比较正直的亲戚是真的难过惋惜,虚情假意的就继续表演,人在遇到事情时的表现才是真情流露。出殡后第二天要守孝,姐姐不顾场面耍脾气不肯搬回来守,我就自告奋勇搬回来了 ,按理这种三姑六婆又要开始外嫁女和住家女的讲究了,哪里还会轮的到我守。晚上他们七嘴八舌的又想摆出大家长的架势来给我们姐妹分家,我恼火了,我母亲在世时他们嫌弃她病秧子,说她是药罐子拖累我父亲,死后还想来指手画脚,一气之下我将他们统统轰出去,父亲看我轰走自己的兄嫂气急败坏说自己给我们家当了一辈子长工,他也不染指我母亲的遗物,让我们姐妹自己看着弄,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口气,我管不了他们了,眼下我尚存的离职告诉我,这个家要败了,父亲迂腐有外心,姐姐柔弱没主见,我不能让我母亲一辈子的守住的家七零八落,于是我把母亲的存款拿出来,交给了姐姐,我没有拿一分钱。但我仍然捕捉到在我说出密码的时候姐姐眼中的一丝惊讶和疑虑。这样我最后在娘家住了七天,守着就感觉母亲没有离开,那种感觉很奇妙,我的阅历尚不能够让我准确表达这种感觉。

母亲走后,每次回娘家总感觉味道变了,家里的人心都散了,我没有母亲的依托赶脚就像浮萍一样,记得有一次跟老公吵架,我带着孩子和行李一个人回娘家,没住两天就住不下去了,那时我意识到生活不是电视剧,这里早已成了一个特殊的亲戚家,我已经没了任性的资本。过后我决心购买属于自己的房子,我要经营一个属于我们三口子的家。终于我如愿以偿,且趁着楼市更上一层楼,此事我父亲在我装修时候允诺给我十万元,我不忍心他掏空积蓄,只拿了八万,这事我父亲还晓谕三姑六婆,他们自然觉得又是我施了什么“骗术”让父亲出钱给我,呵呵!我懒得辩解什么,反正封建遗留思想在他们身上已经根深蒂固了,我从来都讨不到他们欢心,长大后只想做好自己给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一番周折后新居安置完毕,入住的第一个春节我摆宴席邀请年夜饭时,我再一次看到了我母亲葬礼上的两幅嘴脸,但此时的我早已波澜不惊,谁是谁非我心里清楚的很,当晚新居突然跳闸,我想我母亲当晚肯定也来看我了,她定是为我高兴的。这一年我30岁

另,母亲走后的事故都是我一人奔波处理,找警官定责,找律师起诉,全称姐夫没有过问一句,所以亲戚也避之不及,两年来每次撑不下去的时候我都告诉自己这是我为母亲做的最后一件事情,经历两年时间终于了结了,我也算对他们有个交代,父亲鉴于我婚嫁的愧疚和我为家里的奔波,在拿到赔偿款后给了我一大半的份额,对此姐姐没有说什么。后来偶尔回去看到姐姐身上发生的变化,她跟姐夫收入不多平时日子拮据,现在每每见面都能看到她买新衣服新包了,一开始我会过问下她存款保管的事,再后来从三姑六婆那边听到她抱怨我管的宽,我就再也不问了。我拿着母亲的赔偿款再次购置了房产以弥补我婚嫁时候娘家的缺失,一来这是父母亲共同的心结,二来会意婆家。

父亲几年后开始不断提出要续弦,续的正是那个让我母亲受尽委屈的三儿,我不同意暂时压制下去了,慢慢的父亲就对我不友好了,认为是我阻碍他,姐姐没主见自然会顺着他。每次我回去看他,十回八回都对我爱答不理,但逢年过节他总会重提续弦的心愿,我也清楚表态,可以续但不能是哪个女人。这几年父女关系紧张,父亲一心想平反自己入赘的遗憾,想另立门户续弦过日子,看得出他厌倦了入赘以来的这辈子。本来想开了也没什么,姐姐好坏也有儿有女家庭完整,我通过几年的经营也过得很舒心,父亲身体康健我们就睁只眼闭只眼随他折腾。新冠那一年的春节,我们各自在家闭门支持疫情,但还是会电话互相关心,见面变得困难了,心确走的更近了,那年我35岁。

疫情过后,生活恢复了,该走动的走动,该看望的看望,父亲暂时沉静在亲情中没提起那个女人,四月姐姐打电话来说侄女精神出了问题,我很震惊,一通检查求医之后证实了侄女精神分裂的事实,太可惜了,又是花一样的16岁,我数落姐姐作为母亲的失职,埋怨父亲只图自己不为小辈考虑,侄女情况越来越重只能休学,随后,父亲也检查出肾病,我又开始四处带他求医问药,小城市不行就去大城市,没有关系就买关系。奈何老人家思想固执已见,奔波大半年收效不大,现在选择医保外特效治疗最后一试,如果不行只能走我母亲的老路长期透析,他胆小完全没有我母亲的坚定和果敢,每次沟通医生,定治疗方案都是我左右协调,此时他倒也将以往的分歧都抛之脑后了,三姑六婆们仍然只会打我姐姐电话询问他病情,即使他们知道都是我一人在操持,也仍然不会主动打我电话来问,在他们心里我是外嫁女,还脾气很臭,心眼很坏。呵呵....最近给他找了最权威的医院安排定期住院治疗,通过大半年的病情反复,父亲的倔脾气稍微收敛了,我忙前忙后时他也很配合很愿意听我的。但中间出院休养在家时,三姑六婆来说教一番他又会像还魂一样一根筋,我真的是看的够够的。

昨晚我又又又一次的失眠了,继前几年处理事故时候医生说我急性焦虑之后很久没有感到这样的压力感了,昨晚回去看父亲,他被病痛折磨心情自然不好,我坐了一会三姑六婆中的大舅妈就跟我来做思想工作,意思是要去说媒让那个女人来照顾我父亲,言语中我明白了,原来她早就两边沟通好了,就等告知我们姐妹两,我秒懂后回复随她们兄嫂作主好了,我一个外嫁女不好做爹的主,她立马说看病方面自然还是要你们子女带着看的,就是找那个女人回来照顾他起居。其实我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安排了,父亲固执不肯听劝一心想续那个三儿,自己身体到这般田地也是自己固执作出来的,现在情形,姐姐照顾侄女自顾不暇,我也疲于照顾,不能不就范接受她。随后我告诉父亲,只要你把身体养好其他随他心意,他立马面露喜悦。后续我也不知道等我再回去时会不会家里已经多了一个人,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个老女人。

我不知道我母亲要是知道会不会怪我,她一定会很难过,辗转反侧到后半夜,我想我之所以过的这么累应该就是我的包袱太重了,其实我应该顺应三姑六婆的看法,嫁出去的女儿就别在娘家撑着了,撑多苦都不会说我的好,人各有命,我应该为自己活,为自己的小家庭活。事到如今,我反省自认该做的都做了,他们的心愿已达成,我不应该在执拗了,过好自己的生活吧。

絮絮叨叨,把我的前半生都倒在了树洞里,畅快!从此以后,内心向阳,不负韶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部回复2 显示全部楼层
超音速 发表于 2021-6-12 16: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乐最重要 发表于 2021-8-16 22: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垃圾内容,路过为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选更多>>>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